画手转型中/战损爱好者/狗血爱好者/只要我爬墙的够快坑就追不上我

关于

【一期三日】Endless Alice

微博上的#一期三日深夜60分#投稿,希望大家以后也都多多参与吧_(:3J∠)_


伪童话paro,大概是黑童话风,主路人视角。别和我讲逻辑……_(:3J∠)_


这是一片森林。少女在森林中奔跑着,可是她却跟鬼打墙一样,不论如何都找不到出口。她只能拖着两条疲惫的双腿不停的走着,跟所有的童话故事一样,什么会讲话的毛毛虫,叽叽喳喳叫嚷着的小鸟与小老鼠,都依次出现在了少女眼前。然而这还不算完,最终,一只有着暖金色眼眸的白毛兔子,咻得出现在了森林的尽头。

 “上午好呀,爱丽丝。快来吧,大家都在等着你呢。”佩戴着单片眼镜的白兔抖了抖耳朵,将带着白色手套的小手收在胸前,虽然看起来很滑稽,但它还是像个绅士一样对着少女欠了欠身。

 “不,我想你认错人了兔子先生。”身穿浅蓝色连衣裙的少女连忙摆了摆手,她只不过是误打误撞走了进来,在深林里兜兜转转了一整圈,却找不到回家的路“我不是爱丽丝,我也不是你要找的人。”

 “我怎么会认错人呢?”白兔微微一笑,伸出了左手做邀请状“快来吧,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少女刚要反驳,却又突然像是被哽住了一样说不出话来。她看着兔子暖金色的眼眸,只觉得大脑里一片空白,什么东西都想不起来。良久,她突然感觉到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她转头一看,又看见了双金色的眼睛。

 “走吧,大家都等着你呢。”带着帽子的银发青年笑了笑,他牵起少女的柔软的左手“来,快走吧,爱丽丝。”

 啊啊,又是双如此美丽的金色眼睛呢。

 少女乖乖的跟着一人一兔在后面走着,跟着他们穿过森林的尽头,来到一座高大威严的城堡面前。手持长枪的扑克牌士兵们看到来人,纷纷将长枪对准这些来访者们,高声盘问道“你们是谁?有通行证吗?”

 “我?我是粟田口一期,阁下”白兔绅士的欠了欠身,就算面对着比不上自己身份的士兵们,他依旧是那么彬彬有礼。随后他指了指身后“这位是疯帽子鹤丸,这位美丽的小姐是我们找到的爱丽丝,我们受到红心皇后的邀请,正赶着参加舞会呢。”

 少女闻言,不由得一怔。她看着兔子那双温柔的金色眼瞳,像是被蛊惑似得眨了眨眼睛。“他说的没错,我就是爱丽丝,士兵阁下。”少女提起裙角,屈膝一礼“请让我们进去吧,皇后还等着我们呢。”

 听闻是皇后邀请的重要嘉宾,扑克牌士兵们只得放行。他们穿过一道长长的走廊,走廊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画像,但无一例外的,里面画的都是同一个人。

 “这人长得可真好看呀。一期先生,您知道他是谁吗?”少女不禁好奇问道。画里得人或站或立,但毫无意外的画得都是同一个人。少女不禁停下脚步,指尖轻轻描摹了身前的一张挂画,画里的人穿着深蓝色缀着金线的长袍,一双缀着新月的双眼盈盈一笑,让涉世未深的少女瞬间羞红了脸。

 “他?他可是我们的红心皇后哟。”兔子头也不回的往前走着。旁边的疯帽子看着少女吃惊的模样,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口香糖塞进嘴里嚼了起来。他一边嚼一边含糊不清的解释道“谁也没有规定皇后一定要是女的吧?”

 “哎?可是……”少女正欲说什么,却被吹完了泡泡的疯帽子捉起了左手。“来,舞会快开始了,我们跑起来吧爱丽丝!”

 

被工匠们精细雕饰的高大门扉终于打开,里面的欢声笑语霎时间从里而外传了出来。被疯帽子和白兔一人牵住一边的少女怯怯的走进了大厅内。大厅被装潢得金碧辉煌,璀璨的水晶吊灯将这里的一切妆点得焕彩生辉。舞池里面的男男女女们都牵着手沉浸在音乐中摇摆着,少女仔细一看,在那里听着音乐舞动着的,不正是之前为她指路的毛毛虫先生吗?

 她正欲上前搭话,却见沉浸在音乐中的毛毛虫先生像是太过于着迷,竟然在舞动间不知不觉变成了人的模样。茶绿色发丝的青年穿着深色的燕尾服,像是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变化一样,依旧随着音乐舞动着。可他旁边的一只红色的狼狗则是不停的在他脚边绕来绕去,一副很是焦躁不安的模样。

 “这,这是怎么回事?”少女吃惊的捂住了嘴巴。但当她定下心神仔细看了看周围时,才发现这是一场多么荒唐的舞会。有头顶着猫耳正和倒立着的狼人跳舞的少女,也有正踩在桌子上不停的旋转的鹿角少年。这间大厅里的舞者没有一个是正常人类,少女一瞬间以为自己像是进了奇妙的动物园一般,和周围一群非常规人类们在这里一起共舞。

 “这些都是些附近的居民,一听说要为红心皇后召开祈福舞会,都自发的赶了过来呢。”白兔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少女身边,朝她眨了眨眼“当然,我还是相信,爱丽丝的舞技一定是最棒的。”

 “哎?哎?我么?”少女忍不住脸红起来,她拽了拽裙子,露出了穿在脚上的女士凉鞋。她不由得有些懊恼,要是知道今天会参加舞会,一定会打扮得更漂亮些。可是现在,她连一双合格的舞鞋都没有,这让她还怎么在舞会中折桂呢?

 正当她为自己的不明智懊恼着,旁边一旁早就加入舞池的疯帽子像幽灵一般突然出现在了少女身旁。他手里拿着不知从何处找到的一双红色舞鞋,缀着碎钻的红舞鞋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它被人小心翼翼的放在红色绒布的托盘中,更显得美艳柔情。

 “来,请用吧。”疯帽子的压低了嗓音,听起来魅惑极了“这可是当初为隔壁国家的皇后而定制的哟,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为你量身定制似得。它好看极了吧?来,快穿上。”

 任何女人都抵抗不了美丽小东西的诱惑,少女看着舞鞋吸了口气,还是忍不住将它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她看着站在一旁疯帽子和白兔,激动得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简直是太感谢你们了,”少女抱着舞鞋深深鞠了一躬“一期先生,鹤丸先生。这让我该如何报答呢?你们要是有什么要求,我一定做到。”

 疯帽子吹了声口哨,他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可真是想当豪爽的承诺啊,看来我没看错人。你的承诺我收到了,接下来穿上这双舞鞋,一切都看你的了。”

 少女迫不及待的穿上舞鞋,立马原地转了一圈。它是那么的合脚,柔软舒适到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她透过人群看向高台上的王座,王座上蹲坐着一只白毛狐狸,但传说中的皇后并没有出现。

 “那是皇后的哥哥,柴郡猫——哦你也可以叫他小狐丸。”白兔解释道“皇后他,生了一场很严重的病,病得没力气起床来治理国家,所以今天一听说这里要召开祈福舞会,附近的大家都马上赶来了。”

 

看来是位深得民心的统治者呢。少女心中想着,也没有再去纠结所谓的称谓问题,反正这里的一切都是这么不合理。跳舞的毛虫,会说话的兔子,明明是狐狸却叫做柴郡猫,明明是个男人——就算再怎么漂亮好看被大家称作红心皇后也有那么些不对劲?

 不过这里本来就是个不能用常理来思考的地方。少女如此一想,也放宽了心思。就当是梦游一场,学着童话里的那个爱丽丝,在仙境里自由自在的游玩一场吧!

 少女迈开了步子,她牵起比她稍微矮一点的白兔,在乐池里旋转起来。白兔虽然有点意外,但却意外的配合,他踩着乐点配合着少女一伸一拉,两人合着音乐在众人的掌声中完成了一个完美的结尾动作。

 一旁的红色狼犬不知什么时候也变成了人形,他正靠着在一旁的长桌上吃着点心,目光却从来没有离开过已经在休息喝茶的毛虫先生。少女不经意间看到了这一幕,想了想才向白兔问了这个她憋了许久的问题“一期先生,你也可以变成人的样子吗?”

 “人?那当然可以。”白兔微笑着点了点头,但他随即又马上拒绝道“不过,我已经和另一个人约定好了,我变成人的模样只有他才能看到。”

 “哎?这样啊。”少女拖长的尾音透露着明显的失望,但她马上又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她牵起一旁的疯帽子,踩着乐点一起舞起了一曲激烈的乐曲,看她认真的样子,势必想要一举夺得今晚的桂冠了。

 白兔看着乐池中舞动的两人,三瓣唇边绽开了细小的微笑。远远高坐在王位上的柴郡猫像是心有灵犀似的,隔着人群的一兔一狐竟是相当默契的交换一个眼神。白兔掏出了怀里的怀表看了看时间,他朝远处乐池里的疯帽子点了点头,随即一个不经意间,便悄然消失在了人群中。

 

疯帽子看着正牵着自己的手,绽放着美丽笑颜的少女,他眨了眨金色的眼睛,轻声说道“爱丽丝,要是逃跑的话,现在来得及哟。”

 “逃跑?我才不要。”她攀着疯帽子的肩头,两人在乐曲中默契的完成了一个又一个的高难度动作,轻盈的舞步将裙裾摇曳成一朵徐徐绽放的蓝色蔷薇。

 “难得有这个机会,我要好好得跳个尽兴”少女笑得灿烂“我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么开心,从来没有人这么重视过我,而且一期先生和鹤丸先生还送给我了这么棒的舞鞋,今晚,我一定要成为舞会上最亮眼的明星!”

 疯帽子有些吃惊,但他下一秒就露出了个孩子气的笑容。他伸手抱紧了少女的腰肢,托举着她配合着音乐完成了一个大跳动作。一曲舞尽,还没等两人停下来,下一首乐曲的琴弦声已经不疾不徐的被乐手奏起。

 

高坐在王座上的柴郡猫看着乐池中的两人,绘着赤色妖纹的眼角舒展开一个慵懒的无声笑意。他甩了甩尾巴,在心里默念着。

 舞吧爱丽丝,现在到到了你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舞动吧,从这一刻开始,永无止尽的舞动吧!

 

 不知不觉,时间早已过了深夜。疯帽子依旧带着他顶插着鹤羽的高帽子,施施然的走进了城堡最高层的房间里。此时的舞会早已结束,而那个从一开始就从舞会上溜走的兔子也果不其然的呆在这个房间里。

 坐在床边的浅葱发色青年头也没有抬,他依旧忙着用汤匙将汤药小心翼翼的从半躺着的那人唇边喂进去——就算那人永远像是睡死过去似得没有半点回应。

 他白色的长耳抖了抖,一听到这熟悉的脚步声,便头也不回的说道“今天的战果怎么样?”

 “非常——完美!”疯帽子兴奋得打了个响指,随即被白兔狠狠得瞪了一眼。他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纯洁少女的生命力,比以往的任何战果都要来得完美得多!”

 紧接着他像变戏法似得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手帕,刚一揭开,一个浑圆的,闪烁着五彩光晕的能量球便从他手中腾升起来,照亮了这间仅仅点着一盏小油灯的昏暗卧室。

 白兔点了点头,显然他也对这次的成果非常满意。他将光球招至手中,轻轻含在嘴里,便就着这姿势,朝着榻上沉睡的青年唇畔吻了下去。不消一会,五彩的光晕便消失在了青年唇间,没过一会儿,他原本暗淡的面容也稍微红润了起来。

 疯帽子看着白兔大胆的举动,响亮的吹了声口哨。“可真是恩爱啊你们——我说,要是你当年主动些,也不会在跟他表白之后就落入现在的境地,只能对着植物人说情话,多么可怜啊一期一振。”

 白兔的将床头柜上的药碗收拾好,再用手帕细细擦去青年嘴角的药渍。他此时正背对着疯帽子而坐,从他微微抖动的瘦削的腰背上并不难看出他此时的情绪。

 “啊啊——我明白的很。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为了保护我们而被怪物吸走了一大半生命力的三日月,但就算把我这所有的生命力过继给他也不足以让他苏醒。我知道我这么做会遭致天谴,但是我现在,只能这么做。”

 “哼,你难道想一个人逞英雄吗一期一振。”疯帽子将他头上的那顶帽子拿在手中转着玩,但却很是神奇的没有让它掉下去“在这件事上,这整个城堡的人都是帮凶。”

 “我也是,小狐丸也是,莺丸和大包平——他们也是。”

 “啊……说得是呢”白兔看向不知何时站在门外的众人,暖金的眼眸泛起了一层鲜亮的红光。

 “那么……下一个爱丽丝……”

 “又是谁呢……?”

END


 


评论(9)
热度(65)

© 舟山夜雨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