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最烈的酒,日最野的貂

关于

就算性染色体变成了XY,也照样鄙视你!

老文一篇~搬运过来

在秦汉时代,在某个信徒遍布全球的神棍还没有出生的时候,甚至连时间都还是遥远的公元前的时候,在一种神奇的力量帮助下,某些人一生都无法实现的妄想,在一颗流星划过天际之后,在后世全世界的人都会帮某个神棍过生日的这一天,悄然实现了…… 


项少羽可以说是被一片哭声给惊醒的。 
他揉了揉仍然有些睁不开的眼睛,便看到视线内的一片白色。而当他一睁开眼,只见一个绑着头发的小包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把他扑了满怀—害得他的头直接磕在那硬的可以的榆木枕头,只差没翻一个白眼又躺尸回去。 

除去耳边烦人的“你终于醒了”之类的嘤嘤嘤的哭声,项少羽躺在军帐中得裘皮大床上,开始努力回想他之前没有晕过去的种种细节。 

嗯,记得那时候还在打仗,然后不小心中了一箭,之后就从马上摔了下来,还好死不死的磕在一块大石头上。不过说起那些秦兵真的是非常烦人,死了一拨又来一拨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真的是烦死人啊!心中小声嘀咕。一说到那种就连头断了也可以挣扎着活几天的恶心生物就恨不得朝天翻一个白眼。 


哦天哪,他想起那个该死的刘邦了。 


模模糊糊的想着这些不着边际的东西,项少羽只觉得那个趴在他身上嚎啕大哭的小东西那突破天际的哭声可真是吵得他的耳膜嗡嗡作响,实在是难受的不行。 

任他再怎么好脾气,让一个不认识的人趴在自己身上像哭丧一样哭自己,谁也不好受吧?更何况是脾气从来都没有好过的西楚霸王项少羽呢? 

正当他琢磨着怎样才能把那个像八爪鱼一样死搂着自己的小家伙给扯下来时,军帐的门帘便一个人给掀起来了。 

逆着光走进来一个人,那人的身形颀长带着记忆中特有的狡黠却又浑身散发着清爽活力的气息。 

是他……么?有些发愣的看着那走进来的人,项少羽不觉得脸有些微微羞赧,但他的眼眸却又马上暗了下来。 

就算是他,但他现在不是应该和月姑娘仗剑天涯吗?哪里还理会得他这个大哥? 


“喂喂喂,你快给我下来!”男子一进军帐便开始大声嚷嚷,丝毫没有一副成年人应有的样子。“不知道这样会影响少羽休息吗?你这个死小鬼快给我下来!” 

“才不要!”小豆丁爬起来对着男子怒目圆睁“谁叫你天天在外面跑一点也不关心我们,现在出事了你就想装好人,我才不理你呢!“ 

“死小鬼,我那是为了工作!“ 
“谁信谁就是小狗!谁不知道上次那谁拿着一只烤山鸡就把你给勾走了,现在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见眼前的一大一小就像抢糖吃的小鬼一样互相对掐,项少羽只觉得头疼万分。眼前两个雄性一个疑似他那多年不见的小弟荆天明,而另一个……谁能告诉他这是哪家的孩子啊? 

那个孩子长倒是长的挺可爱的,眼睛大大的,用玉装饰的发带把他的栗色长发高高束起,垂下来的鬓发把他小脸更衬得小巧可人。一身短打大小合适,活泼灵动的样子活像12岁的荆天明。 

只是他那张脸,为什么会感觉这么眼熟呢…… 

“够了!赶快给我回你月姑姑那里去!这里是什么地方岂能让你一个牙都没有还完的死小鬼胡闹!“男子十分难得板起了脸,双手叉腰,一副十分严肃的样子。 

“胡说!我昨天才刚刚换了两颗牙!“小豆丁也不示弱,学着男子的样子叉起腰,活活就像一个炸毛的小公鸡,拉长着脖子,狠狠瞪着他对面高他大半截的男人。 

“荆天明,我就是不走,你能拿我怎么样!“ 

“你……!“男子气结,大概他没有想到有人比他还要无赖烦人。情急之下,便像千万家庭中得那些被孩子抢白的哑口无言的家长一样,为了维护面子高高的举起了他的右手…… 

可谓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只见那个小豆丁嘴巴一扁,眼睛滴溜转几圈便盈满了泪花,往后闪身一扑,便一把扑向项少羽。 

“娘!“小豆丁也不管项少羽满脸黑线的表情,抹着眼里的金豆豆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那个此时十恶不赦的男人。 

“那个混蛋荆天明他想打我!娘不要不理孩儿啊呜呜呜……“说完还靠近项少羽的怀里蹭蹭蹭,把眼泪鼻涕一起蹭在他的中衣上。 

喂喂喂这谁家的小孩啊这是?!为什么你说的我都听不懂啊混蛋!还有谁是你娘啊你搞清楚点不要乱人亲戚啊小盆友!!!! 

等等,他说啥? 

娘?孩儿?!! 


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项少羽低头看看自他醒来以后便一直被忽略的事实。他撩开了中衣的交领,接着荆天明便此生有幸看到那个一直威风凛凛的西楚霸王平生第一次脸色变得刷白,接着再变绯红,接着再的刷白。

他看看怀里跟那个荆天明有五成像的小豆丁,再看了看小豆丁那颇为眼熟的发饰,颤巍巍的出声:“你……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娘你在开什么玩笑啊。”小豆丁眨眨眼,毫不留情的说出这个可以令他喷血的事实。 

“孩儿是空儿啊。那个臭男人是您的不要脸老公啊。” 

那一双鸽子灰的大眼睛眨啊眨,满眼的无辜。 

“您不会是摔傻了吧?” 


荆天明表示他何其有幸的,目睹了西楚霸王生平第一次被事实打击的眼睛一翻,身子一跌,脑袋又重新磕回那个硬的可以砸核桃的榆木枕头上。 

“啊啊啊啊少羽那个死小鬼把你肿么样了???!!!!” 

“啊啊啊啊娘亲那个臭男人他又做了什么混蛋事啊啊!!!!“


评论(7)
热度(51)

© 舟山夜雨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