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做画手的文手不是好文手/就是个狗血产出er/战损是好文明/只要我爬墙的够快坑就追不上我

关于

【RPS】【凡等】在山的那边有一对妖精夫夫 01

白菜精X兔子精

01

吴凡是这片林子里唯一的一颗白菜精。虽然说是白菜精,但好歹也是一颗修行了五百年的精,虽说扎根在土里不能跑步能跳的,但靠着每日每夜吸收的日月精华居然在一个初春的早晨化成了人形。惹得隔壁硬是挨了一道天劫才勉强化形的松鼠精只能泪眼汪汪感叹道“天才就是天才。” 


大青山这座山林是镇子里最大的一片林海,远看群峰连绵,放眼望去翠绿葱郁看不到尽头。一道风吹过,高大的树木们摇头晃脑的摇摆,一阵悉悉索索之声就像森林的私语。虽然吴凡自己也记不清当年作为一颗种子他是怎么选了这个地方扎根生长,但好在这片林子偏僻,不光没什么人类来往,就连食草的走兽也见不到一两个。他从一颗瘦小的白菜苗,长到现在青翠欲滴身量庞大的巨无霸白菜,也多亏了这片土地雨水充沛,气候适宜。也难怪他即使能化成了人形,最喜欢干的事情也还是变回原形扎在土里晒太阳。


吴凡作为这片林子里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不仅无师自通学会了化形,就连模样也是林子里一等一的俊俏。林子几十里开外有个集市,每当吴亦凡扛着山货出来摆卖的时候,他的摊子面前总是挤满了些爱慕他容貌的年轻姑娘。

这天吴亦凡照样拎着包袱,塞满了大家搜罗来的的山珍野味,换上寻常人家的打扮就上了路。他是妖精,赶路自然来得轻松,普通人得走个一整天的脚程他几个时辰就能到。到了镇子上,好些熟悉他的大娘大婶都认出了他,热情的围上来与他拉家常。

“唉哟小吴啊,怎么今天才来呀,我家小娟最近新纳了双鞋,就等着你来呐!”

 “好久不见啊张婶,我最近收了些新货,可新鲜着呢。”
在镇上人的眼里,这个神秘的货郎总是只在每月初五的赶集上才会出现,而且他的货每次都不一样。有时候是刚采摘下来的新鲜野果,有时候是只有深山老林里才有的名贵药材。而且最令人惊奇的是,他做生意,并不要钱,但要有与货物等值的稀奇玩意才肯交换。吴亦凡在这个镇子上虽说只待了几个月,但是早已声名鹊起。每次他出现,大家都是抢着拿家里最好的东西与他交换,更有甚者为了求得他一点珍贵药材,不惜大老远从隔了好几个镇子的地方赶来。

今天的生意也是照样的好。日头还没到晌午,吴凡的货物就已经被抢购一空了。他数了数交换过来的物什,心里打着小算盘。这双新鞋可以给住东头的小鹿,这只簪花可以给住隔壁的松鼠精,这挂刚熏好的腊肉可以孝敬给山头一霸老虎精,这样他不会再来找自己麻烦……吴凡仔细收拾好东西,谢绝了几个还围着他的小摊的姑娘们递过来的香包手绢,准备找个茶馆歇歇脚。大青山里本就是一座资源丰富的宝藏,俗话说靠山吃山,要啥有啥的妖精们自然是不需要与人类来往,自然也是对金钱之类的东西不感兴趣,可是唯独对人类世界的稀罕玩意感兴趣。像姑娘家的簪花,舒适柔软的布鞋,漂亮的衣裳,都是林子里没有的。之前吴亦凡给邻居家的茶花精带回来了一条丝质罗裙,可把大家羡慕坏了。从此以后,每当他下山赶集,总有些小花妖央求着带些女儿家用的好看玩意回来。

茶馆里泡的茶碎沫自然是比不上他自己种的新茶,但口干舌燥的吴凡也顾不了这么多了。他本就是草木生灵耐不得热,如今又是夏日,晌午的太阳高高挂在头上,他自然是热得受不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戴着的草帽被他拿来扇凉,顿时觉得轻松了些。镇子上的年轻姑娘有哪个是听没说这个年轻俊美的货郎的?坐在茶馆里的姑娘看他挽起袖子,露出了两条白生生的胳膊,都偏过头羞红了脸。

茶馆对面是家川菜馆,店里的麻辣兔丁便是老板的拿手绝活。老板夫妇并不是本地人,听人说是家乡发了大水逃难过来,逃到青山镇这个小地方,见这个地方山清水秀民风淳朴,便从此扎了根不走了。现在已经是饭点,菜馆里的香味一缕一缕的飘出来,香辣厚重的味道就像在勾引他的胃,顿时觉得腹中发出了几声饥鸣。

吴凡虽是白菜精,但他并无忌口,只要是好吃的他都乐意尝试。常给他送些新鲜花露的茶花精经常吐糟他可能是妖精史上第一个吃荤的白菜精了。当时吴凡正嚼着刚烤好的兔子,一听这话,就冲茶花精一笑呲了他一口好牙,虽然牙齿上还不小心粘着韭菜叶。

虽然很想进去饱餐一顿,但是他已经没有钱了,身上的货物又所剩无几,也换不了什么了。正当他左右为难之际,一团白绒绒的东西从店子里突然跑出来,直接跑进了对面的小茶馆。小东西很是灵活,左躲右闪,厨子肥胖的身躯根本就抓不住它。正当它得意之际,另一个瘦厨子从后面包抄围攻,一下子把它逼在了墙角,封死了退路。

“这小兔崽子居然还自己咬破笼子跑了出来,看爷爷我待会儿怎么把你抽筋扒皮!”瘦厨子啐了一口,摩拳擦掌,两只虎眼圆瞪着,显然是被这小东西气得不轻。周围的茶客都停下了手里的活计,伸长了脖子等着看好戏。

然而小东西并不慌张,它见前路被瘦厨子堵得死死的,也没有向别的家禽一样慌张尖叫或者不敢动弹,因为它是不同的。它翘了翘嘴,三瓣嘴居然做出了个嘲讽的表情。不等大家仔细看清,它猛地一蹬墙壁,白色的身体像只被张满的弓射出去的箭矢一样朝瘦厨子胯下奔去,速度之快根本就不像平常的家畜。而瘦厨子 一时心急想要伸手去抓, 一时没抓住自己却不小心摔了个仰八叉。

小东西早就看好了目标,它后腿用力一蹬,居然直接一头扎进了在一旁看热闹的吴亦凡怀里。茶客们似乎没料到是这种结局,看着摔得四脚朝天的瘦厨子都哈哈大笑起来。吴凡先是吃了一惊,等他把怀里的小东西捉起来一看,才发现这只耍的胖瘦厨子团团转的小东西居然是只才比他巴掌大点的小兔子。

小兔子全身雪白,唯有眼睛周围和耳朵附近有点黑色。两只红彤彤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歪着头看人的样子无辜极了。

虽然吴亦凡自诩也是阅精无数,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哪个他没见过,可是看着这只被他抓着耳朵拎起来的小兔子,他却觉得心里某一块地方像是融化了一样。难道要把它交回给那两个厨子,变成桌子上的一道菜吗?

小兔子皱了皱粉色的小鼻子,小爪子揉了揉脸,发出了小小一声的“啊啾。”小兔子打了个喷嚏,扑腾了几下,见吴亦凡仍然不为所动,大眼睛更加湿漉漉了。

卧槽!!要不要这么萌!!!!!!!!我居然会被一只兔子给萌到!!!!!!!!!

吴凡心里大喊着好萌好可爱,脸上仍是一副高冷模样。他从包袱里掏出几根路上嚼着玩的山参,递给了愣在一旁的胖厨子“这兔子,我买了。”


吴凡脚程很快,半天下来,已经可以远远望到大青山山脚的那条小河了。小兔子从他的背篓里钻出来,爬到他脖子上,仔细嗅了嗅。

“哇你身上有股好好吃的味道~”小兔子张着三瓣嘴,耳朵一抖一抖。

“那当然,我可是品种优良的白菜。”吴凡淡定的回了一句。作为有五百年道行的白菜精,他早就在第一眼认出来了这只扑倒他怀里的小兔子也是只妖精,所以他才会有出手相救。不过这只兔子怎么这么相信他一定会救他呢?吴凡不着边际的想着,要是哪天他想打打牙祭,这只兔子还不知有几两肉。

 “我叫等等,你叫什么呀?”兔子精的心里已经把这个肯出手相救的白菜精归为了朋友,不假思索的把自己的身世和遭遇托盘而出。

 “我本来是住在隔壁镇子陈府里的,小小姐可喜欢我啦,每天都要抱着我睡,前几天她带我出来玩一不小心就走散了,也不知道婷婷会不会伤心。”讲着讲着兔子的耳朵又垂了下去。

看来还是只有钱人家的兔子。吴亦凡淡定的想。

“婷婷每天都帮我梳毛,给我准备好切成一片片的胡萝卜,切成一段段的新鲜的生菜,可是我现在再也看不到婷婷了……”讲到伤心处,兔子精居然还哭了起来“呜呜呜我真的好想婷婷啊,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想我呜呜呜。”

越哭越伤心,后面干脆嚎啕大哭起来。

“好啦别伤心啦,”吴凡将这个弄的他一脖子水的兔子抱起来“有机会的话,我带你回去找婷婷吧。”

“真哒?”兔子精立马不哭了,两只耳朵竖了起来“你,你,嗝,别,别骗我沃”居然还打了个哭嗝。

“真的。”吴凡扯了扯兔子精的小脸,又将他放回了背篓里。“现在,你就先在我家住下吧。”

兔子精趴在货物的最上面,看着周围渐渐多起来的树木,心里觉得暖暖的。他不由得想象,像吴凡这么好的人,家里一定会有软软的床榻和暖和的被褥吧,他自从被抓进菜馆已经提心吊胆了好几天了,根本就没怎么合过眼。

婷婷,你等着我回来哦,千万别不要我了。

但是兔子精的美好幻想一看到吴凡的家立马被打破了。

 “我丢!!你这是什么鬼啊!!你的家呢!你的房子呢!!这一片菜地是什么鬼啊啊啊!!”

“这就是我的家喽。”吴凡淡定的把背篓摘下来放在篱笆旁边,身形一晃又变成了颗巨无霸白菜。“时间不早啦,该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说完便合上了眼睛,再也不说话了。

兔子精高床暖枕的美梦被现实无情打破,他风中凌乱的看着这一片不大的菜地上种着的大大小小的白菜,突然哭出了声。

待续

评论(29)
热度(182)

© 舟英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