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永不为奴

关于

【RPS】【凡等】在山的那边有一对妖精夫夫 02

号称大青山里最俊俏的妖精吴凡带了只兔精回家这一消息,才过了一晚上便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整个林子,整个山林里的大小妖精都纷纷出动,都想要一睹这只兔子精是何等的天仙尊荣。

山林里昼夜温差大,在菜地旁蜷缩了一整夜的等等整只兔都被冻得瑟瑟发抖。他缩在一旁的榕树根下,身上盖满了好心的树精摇下来的叶子,看起来可怜又可爱。吴凡一大早就扛着锄头去南边的田里下地了,身为大青山里唯一一颗白菜精,他从小就有个十分崇高的理想,那就是把大白菜种满大青山,给白菜精一族开枝散叶。

等等这一夜其实睡得并不怎么好,但是因为神经长期紧绷着的原因,他又睡得格外的沉。梦里他不仅梦到他的主人婷婷,梦到她用那双素白的小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自己的皮毛,还梦到陈府里总是吃不完的胡萝卜和开不败的海棠花。

待众妖纷纷赶到吴凡家那块不大菜地时,等等正睡的香甜。小小的身体缩在一片宽大的榕树叶下,轻轻的打着鼾的样子,简直萌翻了一众女妖精。有大着胆子的小花妖轻轻掀开大榕叶,却不想这般轻手轻脚还是弄醒了小兔子。小兔子迷蒙的睁开双眼,小爪子使劲揉了揉脸,才算清醒过来。

“好可爱的小兔子,你从哪里来的呀?姐姐这里有刚烤好的鸡腿你要不要吃呀?”一名粉衣女妖一脸怜爱地从小篮子里拿出来一个用荷叶包着的吃食,一打开来,被熏烤得金黄的鸡腿顿时浓香四溢。“哎呀,光吃鸡腿怎么够呢,”一旁一个身量小巧的黄衫女娃又跳了出来,头上一对白色的兽耳小巧可爱,水汪汪的猫瞳弯成了一道月牙“小兔兔,我这里有刚从河边抓的大鱼,我们做朋友好不好呀?”

兔子精刚睡醒,迷迷糊糊还没完全清醒,又瞬间被围上来的众女妖身上的各种香脂水粉熏得脑子糊成一锅粥。他甫一定神,就被眼前一条刚被开膛破肚,瞪着泛白双眼的大鱼给吓了一跳,浓重的血腥味更是把他吓破了胆子;紧接着,旁边又是一条硕大的鸡腿凑到眼前,但是再美味的吃食此时在他眼里也如同洪水猛兽一般。

她们想干什么?把自己开膛破肚?然后再烤了吃?!!吴凡你人呢!!你个没良心的就把我丢在这个妖精窝不管了吗!!!!!

等等简直吓坏了,他从小到大哪见过这阵仗?莫说是妖怪,陈府里会跑会跳的小玩意就只有他这么只兔子。如今他被女妖精们团团围住,众妖们争先恐后靠上前来的模样分明就是饿急了想把自己撕碎分着吃了。想到这里,本就是小小一团的兔子硬是把自己缩得更小了。

“嗳,小兔子怎么不说话呀?对了你叫什么呀?”一旁的小花妖见等等醒来却只是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她有些担心的想要伸手查看,却见等等抖得更厉害了。等等见那女妖伸手来捉自己,又见周身已被众女妖围得水泄不通,急的一张兔脸变得雪白的直冒汗。最终,意识到自己无路可逃的兔子精,却是紧张过度,俩眼一翻,直接昏死过去。

这只傻兔子,终究还是自己被自己吓得晕了过去。

吴凡被松鼠精寻到的时候,他正在南坡种完他的第十块白菜地。刚埋下种子的土地被他浇完了水,伸手掐了个诀,一道白光过去,细细小小的白菜苗便从土里冒了出来。这些白菜种子被他这么一施法,不出个把月便能长成翠玉白嫩的大白菜。可惜几十年过去了,山里却再也没有白菜能悟化成精。白菜吃不完也舍不得看它们过了季节烂在地里,吴凡也只好每隔一段时间挑着几担白菜,悄悄放在远处的村子里一些贫穷人家的门口,也算是做了一桩善事。

而今天种下的几颗种子跟以往不同,这是他于月圆之夜在山顶上吐纳打坐了很久才用自己的鲜血炼化出这么一小撮种子。看着那些鲜嫩的白菜苗,吴凡乐滋滋地想着等这批白菜修炼成精,便可以多些人马帮自己壮大白菜一族。等到时候自己就是一呼百应的白菜精族长,手底的这些白菜下全是自己的马仔小弟跑腿跟班。大家晚上都睡在同一片菜地的坑里,一起说说话,自己也就不用再孤单一个精了。

正当他对未来满怀着憧憬的时候,却被远处传来的呼唤声所打破。匆忙赶来的松鼠精把发生的事情简略讲了讲,得知等等早已被送往鹿大夫家之后,吴凡便连忙收拾好农具赶了过去。老鹿精是大青山里唯一的郎中,不仅和蔼慈祥,而且医术精湛,妖精们但凡是有个头疼脑热的,都会来找他看病。吴凡赶到老郎中家推门一看,见小兔子有气无力得躺在篮子里,也顾不得手中的农具,赶忙上去询问他的情况。

“并无什么大碍,只是前段时间休息不好,精神乏力,昨晚又受了些寒气,所以才这么虚弱。你把这个安神补气的方子拿下去熬了,喝个两三天他就好多了。”老者把药方子折了折,一旁的小鹿精连忙接过,把包好的药材一同交给吴亦凡“记得要每天喝三次,早中晚可都不能差了。”

从鹿大夫家出来,吴凡看着怀里无精打采的小兔子,稍微有些心疼。昨天还那么充满朝气的小兔子,怎么他才出去忙活了半天,就变得跟打了霜的茄子一样?轻轻摸了摸等等柔软的皮毛,吴凡无奈的叹了口气。

等兔子精好不容易醒来,日头已经沉到了西边。睡饱了的兔子满足的伸了伸懒腰,耳朵一抖擞,又变回了那个活蹦乱跳的等等。昨天在菜地旁边哆嗦了一夜,现在一醒来才发现周围已经不一样了。不大的小木屋里摆放着简单的家什,虽然没什么过多的装饰,但仔细看还是会发现这些桌椅瓢盆都泛着着簇新的暗光,显然都是刚买回来的。卧房里并没有什么简单的装饰,一块简单的花布就充当了遮风帘子,就连床铺也是一块木板垫了层棉花。可是转眼看到披在自己身上那件衣服,兔子精就突然红了眼眶。

就这么一天的时间,吴凡那个穷鬼怎么变出的这件小木屋?又是去哪找来的这些桌椅床铺?兔子精鼻头一酸,险些就要落下几颗泪珠来。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只是只修为低微的小妖,而你是修炼已久的大妖精,这样做值得吗?

兔子精趴在床上,眼神复杂地闪了闪。

吴凡刚扛着锄头回来,就见一只白团子迎面扑过来,吓得他赶忙扔了收了的家伙接住了这只精力过剩的白兔团子。

“又怎么啦?”白菜精的语气虽然淡淡的,但怎么听都觉得像是对朝着自己撒娇的姑娘感到既无奈,又有点宠溺的感觉。

“我决定啦!”兔子精在他怀里扑腾一下,仰起小脸看着他,神色异常认真。

白菜精漫不经心的应和着,心里却嘀咕着难道这小兔子今天就想下山找他的婷婷?心里骤然咯噔了一下,手上却依旧轻轻地给兔子精顺着毛。


“我好歹也是一只妖精却什么法术都不会!你也是妖精,不如就做我的师傅吧!”

啥?白菜精顺毛的手瞬间僵了一下。

“吴凡!求求你教教我怎么化人吧!” 


“……好。”吴凡看着兔子精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忽然间脑子一热,就这么没出息的答应了。


可怜刚踏进门口的松鼠精,一进门就被这两人的深情对视闪瞎了狗眼。


说好的吴氏秘诀传内不穿外呢!松鼠精红着眼眶咬着手绢,难怪你死活不肯教我,你丫一颗大白菜分明就是看上人家了吧!

待续 
评论(20)
热度(178)
  1. 西瓜女皇舟山夜雨迟 转载了此文字
    舟山夜雨迟

© 舟山夜雨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