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永不为奴

关于

【斑泉】轮回劫 00

老文搬运,就当为tag贡献下数量吧。只放重修部分。

本文是以相爱相杀为前提进行故事展开√

因为成文时间和一些重要的梗早于原著谜底揭露的时间,因此与原著有少许出入√

小学生文笔√

CP:斑泉,佐鼬,卡带卡,少量BG注意√

如果对以上几点仍然可以接受,那么十分感谢你的阅读┏ (゜ω゜)=☞

00

是夜。卯时。

宇智波的墓园是在离族地不远的山脚下。古时的人们信奉风水,认为把死去的亲人埋葬在山岭烟霞腾绕,水泽湿润的地方能让祖先们安心入土,在另一个世界继续庇佑着子孙后代。然而在战国时代,风水,地势,甚至是完整的尸首,和生存,争夺地盘比起来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月光透过繁密的树叶星星点点的洒在地上,一如百年前的夜空,月亮女神依旧高悬于九天之上,孤高冷傲地环视着大地。

似乎有什么人走了进来,停落在枝头上的乌鸦“呀”的一声就飞走了。为了防止外人打扰族人的安眠,墓园门口设有结界,可是这个人似乎并不受结界限制,就那么径直走了进来。

可在这个时候,还会有谁会来这样的地方呢?

祭拜过了父母的墓之后,那个男人便在旁边的一个墓碑前蹲坐下来。抚着墓碑的瞬间,男人一直冷峻的表情变得柔和了许多。他从怀里取出一小束花来,轻轻地放在墓碑前。

他的眼袋似乎又加深了,比起之前意气风发的样子,整个人显得憔悴很多。他的双眼充满着疲惫,但瞳孔深处却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

“我已经后悔了。”不知道是说给谁听,他的声音里透着一股疲惫。

“你那次特意把头发剪短,是想说你已经对我失望透顶了吧。”

“你连死都不愿意再见我,是不是想说你——,你讨厌我呢?”


一阵风拂过,吹起了那人有些凌乱的长发,他的眼睛似乎是被风沙给迷住了,慢慢的泛起了水光。

“对不起。”

墓园里无比的寂静。

“对不起。”

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人能回答。只有几只乌鸦站在枝桠上歪着脑袋看着那个坐在墓碑前的人,嘶哑着嗓子尖叫。

墓碑上深深刻印的几个大字仿佛是在昭示着不争的事实,亦是对现实无声的讽刺。

“真的……我错了……”男人捂住脸,痛苦的全身颤抖。他在哭,这个曾经桀骜不驯的男人,这个曾经傲视天下的男人,在生死轮回面前,就如普通人一样卑微。

“对不起……”

风依然吹过,声音轻地如同烟一般在空中散开。一阵风拂过,不留痕迹。

“可是,我不能停下。”斑的语气渐渐平缓下来,但他又马上提高了声调“我已经捉住九尾了。虽然是个很难驯服的家伙,但是在我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之下并不成问题。到时候,千手和木叶我都会做一个了解。”

“到那时,背叛我们的宇智波,逼死你的千手,所谓的木叶,都让他们见鬼去吧!!”

他露出了一丝冷笑。他鲜红双瞳中的勾玉开始疯狂转动,美丽而又繁复的花纹变形生长,就像一朵含苞欲放的罂粟,张扬而又肆意地一层层绽开像毒蛇般索命的美丽花瓣。

+++++++++++++++++++++++++++++++++++++++++++++++++++++++++++

据史书记载,火之国木叶忍者村在建村元年,初代火影千手柱间曾和被放逐的宇智波族长宇智波斑在终结之谷展开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地决斗。这场被载入史册的战斗,史称终结谷之战。

在那场战斗中大败宇智波斑的初代火影,在几年后便因伤病去世。而其弟千手扉间则是继任了二代火影一职,将木叶忍者村的实力一跃提升为五大忍村之首。

而作为失败者的宇智波斑,则在那场战斗中下落不明,永远地消失在了忍者的世界。

++++++++++++++++++++++++++++++++++++++++++++++++++++++++++++

时光转眼间便不知不觉流逝了将近百年之久,终结之谷发生的一切早已被新的痕迹所掩盖。被切断的河流形成了新的瀑布,所有的水源从这里汇聚再生生不息地奔流到大地上的各个角落,曾经的一片焦土废墟早已成了新的生命孕育之地,自然万物又开始了周而复始的循环,时间从来不会因为谁而停下。

一名白衣少年仰望眼前两尊巨大的石像,两尊石像均是一手结印,一手按着即将出鞘的武器,瞋目切齿地怒视着对方,剑拔弩张得气氛一如当年将这里夷为平地的那两位忍者。

少年平淡无波的表情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他足尖一点飞向了半空中遥遥望着两人的石像,白色的眼睛似是透过他们看到了过去。

“宇智波和千手……因陀罗和阿修罗……六道……”

“区区几千年时光,这世界,发生的有趣事情真是太多了。”

他越过两尊石像,继续往前高飞。他越飞越高,风将他白色的狩衣吹得猎猎作响。他就像个神明,站在人类无法企及的高度,眼角低敛地俯视着万物众生。他的目光向远方眺望而去,目光所及之处隐约可见到一座大桥在水雾中若隐若现。

“就快了……就快了……死生轮回,魂归所在,时间……快到了。”

TBC


评论
热度(9)

© 舟山夜雨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