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永不为奴

关于

【斑泉】轮回劫 02

02  守护之物


“看来接下来不努力可不行了啊。”卡卡西合起了手中的书本,“嘛,我也不是个想让人小看的家伙,既然你这么说的话,不如来看看小家伙们的训练成果如何?”

 “哈,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午后的阳光虽然照得人懒洋洋的,但是吃完饭后三人组便迫不及待的开始了新一轮的修行。虽然现在桃地再不斩没有再度杀过来,但是并不确定这里什么时候又会被攻击,所以修行时间显得格外宝贵。比起心细如发,能很好控制查克拉的小樱来说,这两个男孩子在这方面可是差了不少。但是经过这几天的修行,虽然还是不能精确控制查克拉的流量大小,但是比起之前,他们现在已经能够在树上爬到很高的位置了。

 “啊啊啊可恶啊就差那么一点点!”鸣人累的躺在树荫底下,紧捏着手里的苦无不甘心的瞪视着与佐助相比总是要短那么一截的划痕。他的身上全都是灰尘和泥土,现在全身的肌肉也是酸痛得不行,鸣人悄悄瞥了眼旁边的与自己相比稍显轻松的佐助,心里顿时不服气起来。

 每次都是比他要短那么一点点,真是气死人了!

 一想到每次自己比佐助要落后点时他露出的那一副嘲讽脸,鸣人的斗志和怒火立马熊熊燃烧了起来。

 “啊啊啊啊不就是个查克拉嘛,我一定可以成功的!!”

 站在稍远些地方的泉奈有些好笑的看着那个金发孩子不出意料的又从树上滚了下来,这个循环他在这里不知道已经看了多少遍了。

 真是精力旺盛啊。泉奈这样想着。目光投向了一旁并不受鸣人干扰,自顾自练习的佐助。

 佐助并不像鸣人那样每次都一股脑的冲上去,反而是每次落地之后,都会仔细思索一番,再调整好步伐。大量的练习加上不断的自我反思,就目前看来,的确是比鸣人一股脑向前冲的做法要有成效许多。

 “不愧是宇智波一族的后代啊,这么快已经掌握要领了。”一旁的卡卡西稍带赞许的看着那个练习中的黑发少年,才短短两天时间就已经能爬山那么高的大树,除了他个人的努力,只能说的确不负宇智波之名。

 “宇智波?”一瞬间眼前仿佛闪过了什么东西,泉奈晃了晃脑袋,有些疑惑地问道。

 “是啊,木叶的名门宇智波一族,在忍界如雷贯耳的瞳术一族。不过啊很可惜,现在已经只剩下佐助那孩子一个人了。”

 看泉奈一副震惊疑惑的样子,卡卡西耐心得解释道“据说是五年前发生了一桩惨案,佐助的哥哥把全族人给……”

 “啊啊啊啊啊啊!!!”

 原本正听得认真的泉奈,被突如其来的一阵惨叫声给吓了一跳,转过头一看,别说是泉奈,就淡定如卡卡西,也不禁感到一阵无力。

 鸣人这家伙,这么快又刷新了从树上掉落记录啊??!!

 泉奈有些黑线得从大树背后走了出来,他真是看不过眼了,就算是笨蛋都知道在身体负荷过重的情况下都要休息一下。可是这个傻瓜,居然想都不想就直接一鼓作气冲了上去!不掉下来才怪啊啊!

 这个笨蛋的大脑难道都是用来装饰的嘛??!!

 “咦,卡卡西老师你也来啦!”坐在树杈上的小樱眼尖得发现了卡卡西泉奈二人,连忙跳了下来“还有泉奈哥,你们现在身体好点了吗?”

 “托大家的福,现在好很多啦~”泉奈笑眯眯得跟大家打了个招呼。这几天多亏了达兹纳一家的精心照顾,如果不是他们前几天偷偷出海捕了几条大鱼来给泉奈和卡卡西养身子,可能他俩到现在还下不了地。

 泉奈与三人组打过招呼之后就找了个树荫坐了下来。他全神贯注地看着小忍者们的修炼,试图是想从中学到些什么。而卡卡西在一旁看似是在看小说,其实也在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这个神秘的少年。

 这几天他通过达兹纳一家的谈话中也陆陆续续的得知了一些关于泉奈的消息,说实话,对于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他自问是做不到这么心大让泉奈在自己家里养病,但毕竟是别人家的事情,况且在泉奈目前没有做出什么危害到委托人的行为来看,也就只能任由着他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了。

 况且,卡卡西早一段时间悄悄用写轮眼观察过这个少年,这更让他坚定了泉奈并不是卡多派来的杀手这件事。

 毕竟,谁会让一个病骨支离又没有查克拉的人来做刺客呢?

 可是话虽然这么说,但也不能完全打消卡卡西的疑虑。首先不谈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波之国,因为这连他本人也不清楚。就这几天观察下来,卡卡西发现泉奈的右手虎口略有薄茧,四肢修长肌肉匀称,遇到惊吓时会不自觉得微微弓起身体,很明显是一个防备姿态。

 武术家?杀手?武士?这世上还有什么能让这个来历不明的少年落入如此狼狈的境地?

 “就算是一直盯着我,我也不会变成美少女的啦。”耳边突然传来少年清脆的嗓音,卡卡西才猛然发现泉奈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身侧。他挤了挤眼睛,露出一个略带嘲弄的笑容。

 卡卡西挠了挠头发“哎呀被发现了,没预料到你对视线这么敏感是我的失误。”虽然听着像道歉但实际上却毫无歉意可言,当然泉奈也并不在意就是了。

 “我啊,可是那种对视线超级敏感的人呢,所以别想打什么主意哟~”知道对方指的是之前自己偷偷用写轮眼观察自己的那件事,卡卡西无奈地摊了摊手,权当给他赔个不是。

 “算了,先不说这个。”泉奈飘向远处的眼神似乎有些困惑,“卡卡西先生,你说忍者究竟是为什么会存在呢?我听达兹纳先生说你们这一路过来的十分凶险。但是鸣人君他们还是小孩子吧?让这么小的孩子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这太让人难以接受了吧?”

 这可真是一个好问题。卡卡西合上手里的亲热天堂,这本当初他在签售会排了好久才得到签名典藏版,已经被他翻了又翻,页角都稍微打起了卷。他看向那个神色困惑的少年,纯黑清澈的瞳孔一如他当年身边那个聒噪又笨拙的小哭包。

 “世界上有人需求力量,所以才有了忍者,有人谋求强大与安宁,所以才诞生了忍者村。我年少的那时候,正好是第三次忍界大战,战火已经烧到了村子的边缘,每个人都不得不去战斗,就算不是不会忍术,家里只剩下锅碗瓢盆,也要拿着狠狠向敌人丢去。”

 “这……时代不一样吧?“泉奈思索道“战乱的时候需要忍者的力量来战斗,可是和平的时候还需要吗?但是让现在的孩子去做这么危险的任务,还是感觉很奇怪啊!”

 “可是正因为如此,忍者才不得不成为为了守护某些东西去战斗。正因为人的出生无法选择,就像我们无法选择出生在木叶一样。为了村子的安宁,我必须要在它发生战争的时候冲在最前面,平静的时候用力量震慑住心怀不轨的人。忍者一词,本就是为了忍耐常人所不能和守护重要的东西而出生的。”

 “你看那边那三个孩子——鸣人为了成为火影而选择了成为忍者;佐助则是为了向命运复仇;小樱嘛,也有自己的梦想。若一味只在意着孩子们是否应该成为忍者,那岂不是同样漠视了他们成为忍者的梦想?”

 卡卡西说这话的时候,比起平常一脸懒散不正经的模样,此时的他若是被鸣人看到定要大呼小叫“这个人肯定不是卡卡西老师!”像是彻底陷入了回忆的漩涡,卡卡西露出了一副怅然若失又略带伤感的笑容。

 “就算是哭包吊车尾,也是有着成为火影的梦想呢。”

 ++++++++++++++++++++++++++++++++++++++++++++++++++++++++++++++++++

 这几天,泉奈一直在思索前段时间和卡卡西的对话,虽然那次交谈让他有所领悟,但是他却一直觉得若有所失,仿佛忘记了什么的样子。

 守护吗……?泉奈这几天一直反复咀嚼这个词,若是说力量是为了想要守护某样东西而存在的,那么我想要守护的东西又是什么呢?

 像我这个没有过去,看不到未来的人,还有什么是值得我去为之拼命的?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迟到了啊啊啊啊啊!!!!!!!!”突然一阵惨叫从二楼传来,只看见漩涡鸣人一边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一边整理着护额,结果最终还是不小心被自己给绊倒,一阵乒乒乓乓得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泉奈看着夺门而出的鸣人,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但手上并没有闲着,他一边把碗碟收拾好,一边拿着抹布擦着桌子。

 “刚才那个是鸣人君吗?真是个性急的孩子啊。”美利达接过泉奈手中的碗碟,一边哭笑不得的说道。对于这个温柔的妇人来说,每天这样平静而温馨的日常,才是她最想看到的吧。

 “是呢,忍者这么急躁可是不行的呢。”

 由于这几天的特别训练,鸣人终于掌握了怎样更好地控制查克拉。兴奋过度的他每天一吃完饭便马上跑的森林里继续修炼。佐助自然也不甘示弱,两个人互相较劲似的一直努力修行,结果两人一直练习到半夜才回来。虽然两人已经做到能够爬到几十米大树的树顶的程度,但是毕竟还只个孩子,这两个人回来之后就累得倒头就睡第二天叫也叫不醒。

 所以今天卡卡西特意嘱咐泉奈晚点再叫醒他们,为的就是让大家借机好好休息一下。

 小孩子就是好啊,整天都充满了活力~泉奈看着了看自己整天穿着一身老气横秋的和服,不由得感慨一下。

 “给,泉奈君,中午的材料就拜托你了哦。”美利达洗完碗之后递给了泉奈一张写好的食材清单“早点回来。”

 “好,伊那利也一起去吧。”泉奈对在客厅打扫的伊那利招了招手,那孩子便马上跑了过来。自从他暂住在达兹纳家里开始,他每天都会帮美利达做一些家务算是抵消食宿费,不然他可真不好意思天天厚着脸皮在人家家里白吃白喝。尤其是波之国又是个这么贫穷闭塞的国家,伊那利的家境也就可想而知了。

 “对了泉奈君,”正准备出门时反而被叫住了,美利达看着泉奈清澈的双眼笑了笑“这几天我看你一直不太开心,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说出来哦,遇到困难的话,大家才能一起帮助你呀。”

 ……为什么?

泉奈的眼睛突然有些湿润。我只是个给你们增添了许多麻烦的陌生人,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一瞬间脑海中闪过了许多人的身影。有爱和他说话的伊那利,会每天给他讲修行心得的三人组,给他煎药的美利达,还有时不时提点他一两句的卡卡西……

 原来如此。泉奈觉得自己心中的空洞突然间溢满了温暖的感觉。

 

这就是被大家所关爱的感觉?因为有人爱自己,才会想着需要力量,才想着会要去守护他们。

 说到底,不管是忍者还是什么,都是因为想要守护自己重要的东西才出现的呐……

 等…等等!

 泉奈突然全身打了激灵,一股电流感直穿大脑而过。

 这种不详的气息……有杀气!

 几乎是本能的,泉奈一把把本来站在餐桌旁的伊那利拽了过来,大脑的反应甚至都没有跟上身体的速度。但也是在同一瞬间,面前的整面墙壁突然被一阵强烈的气压连同前面的餐桌都被破了个粉碎。那堵墙壁瞬间变成了一堆废墟,霎时间,碎石漫天,尘土飞扬。

 伊那利被吓得瑟瑟发抖,他紧紧地攥着泉奈的衣服,害怕的抽噎起来。

 而美利达则是直接吓得做到了地上。她面色苍白的捂着胸口,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如果刚刚不是泉奈在一瞬间拉开伊那利,那她的儿子……她简直不敢想象接下来的画面。

 这时,从这堆废墟后出现了两个高大的人影,只见他们穿着一身混混才有的打扮,随手把武士刀插在腰间,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其中一个扎着头巾的人不怀好意地扫视了一眼面前神色紧张的四个人,阴阳怪气的开口道“哟,下午好啊。”

  “把达兹纳的女儿交出来,我们还可以考虑下饶你们不死。要怪,就怪你们为什么要和卡多大人作对吧!”

 TBC

 

 前几章忘记标题目了o(╯□╰)o


评论(6)
热度(16)

© 舟山夜雨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