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永不为奴

关于

【斑泉】轮回劫 03

03  刀刃所向之处

此时的大桥已经被再不斩施放了水遁忍术。从大桥下的大海上慢慢升起的雾气把整座大桥包裹的严严实实,从远处望去,整座大桥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卡卡西手持苦无警惕的看着四周,他心下了然,能挑在大桥即将竣工的时间来发动袭击的,也只有再不斩了他们了。

佐助小樱他们则是手持苦无警戒着四周,严防再不斩偷袭。

“卡卡西,你还是带着这几个没用的学生啊。”

 再不斩的声音从浓雾里飘了出来,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一边嘲弄着对手再一边把他们慢慢杀死。从他的声音来判断,怕是这几天已经把身体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怎么了,是在害怕的发抖吗?”

 佐助轻哼了一声,立马用行动回敬了再不斩的嘲讽。他灵敏地一矮身形,躲过了一次攻击,紧接着,佐助往前奋力一跃,抬手抽出几只苦无朝水分身们飞速射去。很显然,分身们没料想到佐助的速度已经如此之快,霎时间,再不斩的五个水分身就被尽数斩杀,只有一滩滩水遗留在地上。

 经过这几天的训练,佐助对写轮眼的适应性已经大福提高了很多。虽然水分身的实力只有本体的十分之一,可是现在的佐助,动态视力完全可以跟上身为上忍的再不斩了。佐助兴奋地眯起眼睛,黑色的瞳孔里流露出来的完全是对于战斗的渴望。

 完美的身手自然吸引了同伴的赞叹,就连达兹纳心里也不禁为这个年轻忍者喝彩。卡卡西看着那孩子,相似的相貌,同样完美的身手,自然不可避免地想起了那个曾经共事过一段时间的“同僚”。

 佐助这孩子,已经成长成了一个足够能担负宇智波之名的忍者了啊。

 再不斩不再进行无用的试探,他终于从这浓雾中现身了。然而这次,另有一名脸戴面具的少年紧随其后。小樱等人看到面具少年心里俱是一惊,这个面具少年还真如卡卡西之前所说是前来接应再不斩的帮手。而卡卡西心里则是稍稍感到了几分棘手,能追随身为叛忍的再不斩身边多年,面具少年自然是实力不俗。而这下,局势从原本的对自己有利的情况已经微妙地产生变化了。

 白透过面具看着面前这保持警戒的四人,意外地没有发现那摸金色的身影,不知怎的,心里却偷偷松了口气。如果可以的话,他还真不希望与这些小忍者们动手。再不斩像是察觉到了白的心思,稍稍侧目道“怎么了白,因为这次是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孩子下不去手了吗?”

“怎么会呢再不斩先生,”从木质面具里穿透出来的声音带着特有的沉闷,但依稀可以听出嗓音是独属于少年时期的清脆“只要是您的命令,我都会去做!”

只见再不斩一声令下,白旋即冲了出去。面具少年惊人的速度让佐助暗自吃了一惊,但他立马用苦无挡住了白迅猛地攻势。两人的力道不相上下,一时间竟然胶着在一起,谁也压不过谁。

“你的确很优秀”白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在跟他角力的黑发少年,嘴角却扬起一丝微笑。“不过现在可是我赢了!”话音刚落,空出的另一只手便不受阻碍的迅速结起印来。

 竟然是单手结印!除了再不斩之外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忍者施放忍术时必须要双手结印来配合自身属性的查克拉才能将忍术施放,然而能够单手结印的人,在佐助的记忆力更是少之又少。他心里一惊,可是想要退后已经来不及了。只见白用力往脚下的水洼一跺,水花立刻高高的飞溅起来。所有溅起的水花顷刻间被查克拉化作了无数的冰千本,四面八方的围绕住佐助,微微震动着蓄势待发。现在只要佐助动一下,便会立刻被数以万计的冰千本刺成刺猬。

不过佐助即使处于劣势也并没有完全被动。他干脆主动出击,一口气将查克拉提升到最大限度,抓准了冰千本攻击的那一瞬间的空隙爆发出来。趁着水花暴起的时候迅速闪身到白还没来得及躲的背后,一记鞭腿给了他重重一击。

虽然只有一瞬间的慌乱,但被佐助抓住空隙的白还是在一瞬间便被踢飞了出去。

白干咳几声,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一边提炼查克拉一遍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小看了这个下忍是他一时大意,接下来他可不会再留手了。

“我并不想杀你。不过让你退让看来是不可能了。”

佐助紧张得看着面具少年周身开始散发出的寒气,不由得退后了一步,抽出苦无摆好防御姿势。

白体齤内特有的血继限界开始通过查克拉将分布在空气中,还有地上的水分聚集起来,他结了一个印式,将自己特有的冰属性查克拉发挥到极致,原本雾气茫茫的大桥面上,气温开始急速下降。

这种能够控制水分子的血继限界不仅仅是水无月一族的骄傲,但也是水无月一族悲剧的根源。

水之国雾隐忍者村自从四代水影矢仓上任以来便开始实施恐怖统治,不仅将雾隐村变成令人望之却步的血雾之里,而且还为了集中统治更是将所有拥有血继限界的忍族屠戮殆尽。更过分的是,在矢仓当政期间,雾隐村交通闭塞,经济疲弱,整个村子民不聊生。村子里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俨然在水之国中形成了一个国中国。可就是这样一个贫穷的忍者村里,竟然囤积着惊人的军备力量,甚至在互相制衡的五大国中都占据了一个甚为重要的位置。为此,就连水之国的大名,有时候都不得不看矢仓的脸色行事。

此时白的查克拉已经将所有的水汽聚集成形,从地面上形成了一面面冰镜将佐助像堡垒般全方位围困起来。白向前一步跃进了冰镜里,在他进入的一瞬间,分身便立刻布满了全部的镜子。所有镜子中的白同时执起手中的的千本,数不清的银针顷刻间万箭齐发,密密麻麻的银针呈扇形散开,如雨点般毫不留情地咂向被围困在其中黑发少年。

++++++++++++++++++++++++++++++++++++++++++++++++++++++++++

此时达兹纳的家里已经被那两个混混胡闹一通,不仅房门墙壁破了个大洞,破碎的碗盏也满地都是,伊那利被泉奈和美利达护在身后瑟瑟发抖,小声地抽噎着。两个混混看着敢怒不敢言的三人,心里感觉更加痛快了。

“哼,看来你们还想抵抗啊!”扎着头巾的流氓横手一刀将旁边一个木柜一刀斩成两截,他个急性子,本以为抓个弱质女流不需要花费多少的时间,谁知道达兹纳家居然还有人在。他们刚一踏进这里是便一棍子打了二人组个措手不及,这让两人窝火得很。若不是卡多要的活口,恐怕这里的三人早就被他杀个一干二净。

“就算是跟你们走,你们也不会放过这里!”泉奈将美利达和伊那利护在身后,握紧了手里的扫把瞪视着这两个嚣张的混蛋。很明显是卡多从眼线那里得知了大桥近期快要竣工的消息,便让手下趁着今天忍者们都桥上的过来偷袭了。泉奈看了看四周满地的狼藉,咬了咬牙。

“泉奈君,你赶快带着伊那利逃走,这和你没有关系,他们要抓的是我!”美利达偷偷拽了拽泉奈的衣袖,示意他赶快想办法离开。卡多的恐怖他们这里的人最清楚了!多年前她丈夫惨死的情景她到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恐怖,她实在是不能让当年爱人的悲剧再重新发生在这个无辜的少年身上。

“我是不会退缩的,美利达阿姨。”泉奈侧过头向她露出一个微笑“要是连救命恩人都能舍弃的话我就不配做人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泉奈厉声打断了美利达的话,低声说道“等一下我会吸引他们的注意,你乘机带着伊那利逃跑,去大桥找卡卡西先生。”

 

 “你……”美利达神色复杂看着少年的背影,这个纤弱的背影竟然让她隐约看到她那个被残忍杀害的丈夫——凯沙的影子。自从凯沙死后,这里的居民们仿佛都被人扼杀了勇气,逐渐变得胆小怕事,人情冷淡起来。刚刚那两个流氓弄得那么大动静都没有人过来查看,恐怕是早就躲起来了吧?

“总得让我有个报恩的机会嘛。”泉奈笑了笑,看向伊那利“你不是总说反抗卡多的人没有好下场吗?今天我就发生一次奇迹给你看!”

“泉奈哥哥……”伊那利的眼中蓄满泪水。

“喂,你们在叽叽咕咕些什么呢?!”另一个裸露着上半身刺青的流氓直觉不对,拔出长刀砍了过来。他的速度相当快,泉奈堪堪躲过,就被蛮横有力的刀风削掉了一边衣角。但这也露出了破绽,泉奈找准时机一脚踢起地上的石灰,带有腐蚀性的粉尘立刻飞扬起来,迷住了那两个流氓的眼睛。他们开始大声咒骂着,一边像蒙头苍蝇一样挥着武士刀乱砍。

“快走!!”

美利达深深看了一眼少年纤弱的背影,咬咬牙,抓起伊那利的手就向外跑去。虽然实在不想将泉奈一人留在这里,但是此时她也只能拼命祈祷。大桥离这里并不远,一定支持到旗木先生他们赶到啊!

“他把那女人放跑了!臭小鬼你不想活了?!!”纹着纹身的流氓抹了一把脸上的灰,勃然大怒地朝泉奈劈刀猛砍,因为情绪一时激动,他全身肌肉卉张,显得十分可怖。他对着泉奈一阵毫不留情的劈削砍刺,那凶狠的样子仿佛就是要把那个瘦小的少年生吞活剥了。。

然而事实上,这两个流氓的刀法大开大合所到之处皆是把家具桌椅砍成了碎片。然而看似唬人,但技法却并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三脚猫功夫。黑帮打架讲究气势,在对方还没准备好之前扯开嗓门怒吼一声再攻上去,就先吓掉对方半条命。但是这次,很可惜,他们遇上了观察了忍者们修炼了很久的泉奈。

泉奈一边闪身躲过了那两人的攻击,一边向后慢慢退着。在房子里打斗范围太小,泉奈只能把他们慢慢往门外开阔的地方引。虽然手上的扫帚早已断成了两截,但总比没有武器要来得好。这样想着,泉奈的目光落在另一个块头稍小些的流氓身上。

忍者讲究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方能一击得胜。一边默念着卡卡西教给他的话,泉奈一边抵挡着那两人毫无章法的攻击。就像是逗弄着一只发怒的老虎一样左躲右闪,一派轻松的模样更是大大的激怒了那两人。

“可恶你这混蛋!!老子绝对要把你大卸八块!!!”被激怒的纹身混混一声暴喝,猛地举起武士刀向泉奈劈去。他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在组织里他一直是有名的百人斩,这把刀不知道让多少人横尸街头,饮过多少人的血,但现在居然连眼前这个纤细的仿佛一掐就会断气的少年的衣角都碰不到。

这是何等的耻辱!!!

这次他学聪明了。他向他的同伴使了一个眼色,头巾流氓马上心领神会。居合斩,这是他们二人的组合绝技。虽然偷袭可耻,但是能活下来就是一切!!

那少年果然又一次躲过了他的攻击,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他已经成功吸引了少年的注意力,接下来只要从背后偷袭成功,他就能杀了那名少年。一想到如此美丽的孩子就要被他斩于刀下,他就忍不住兴奋起来。兴奋地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前后夹击的武士刀挥刀斩下,躲不过了,这个距离绝对躲不过了!!!

然而,一直以来只知道不停向前砍杀的的刀突然,不动了。他对面的同伴一脸既惊恐又痛苦地看着自己,只见他手上那把明晃晃的长刀刺穿了自己的身体。在这一瞬间的感官麻痹中,他甚至没有感觉到痛,只听刺啦一声,身体里立马有温热的液体如开闸的洪水一样争先恐后的流出。

纹身流氓的原本因为几句兴奋而放大的瞳孔突然骤然缩小,他看到了那个少年,那个原本必死无疑的少年在之前的生死关头并没有做任何的闪躲,反而轻轻侧身一跃,那是在一瞬间做出的动作,快得连眼睛都没来得及捕捉到。原本该是被两人用刀捅个对穿的少年似是察觉到了他们的用意,在千钧一发之间侧身闪出,让那两个算计他的流氓在临死之前自尝了苦果。

少年秀美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那带着点迷蒙的纯黑瞳孔好像在瞬间闪过了什么红色的花纹。但随即,他的表情又柔和了下来,漠然的眼神竟透露出些许的怜悯。素白的手一点点拂过长刀的刀刃,吹毛立断的利刃立刻在指尖染上了道道血痕,鲜红的血从指尖涓涓流过,这一刻,红与白的极致,仿若病态的美从那双温柔得从抚摸着刀锋的双手中一点一滴流淌出来。

然而下一秒,那双温柔的双手便紧紧捉住了刀身,一点一点让它们更深更用力得捅进了对方的身体里。

在喉管中的铁锈味涌上喉口中的那一刻他突然就明白了,少年眼中所谓的怜悯,是在看着他的刀。

那把只能跟随着主人混迹于烟花柳巷,永远被腐蚀掉名为战刀荣耀的刀。

++++++++++++++++++++++++++++++++++++++++++++++++++++++

当漩涡鸣人第一个赶到达兹纳家的时候,事情的突变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他在树林里发现那只惨死的野猪还有附近明显是有人在试刀时留下的破坏痕迹时便察觉到事情有变立马拼命地往回赶,结果在半道上又遇到了伊那利母子。原来他们想要去搬救兵却怎么也找不到大桥的方向,在遇到鸣人之后便一起往回赶。

这与他原本预想的自己突然救场,将坏人们暴揍一顿的画面完全不一样。

身着白衣的少年独身一人站在达兹纳房门前的一堆废墟里,他不疾不徐地轻轻舔着手腕上缓缓流下的血红,从容不迫的样子就像刚用晚餐正慢条斯理地梳理着毛发的猫咪一样。就算听到脚步声,他也只是斜乜了一眼,继续不急不慢地整理着自己。

漩涡鸣人突然间赶到一股寒意从他的脊椎骨往外渗。地上躺着的那两个流氓的死状甚是凄惨。也不知道泉奈是如何做到的,那两人手持刀刃互相将对方捅了个对穿,两人都是一副惊愕失色的模样,皆是失血过多而死。

“泉奈哥,你,你把他们杀了?”鸣人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看着向他走过来的泉奈不禁咽了口口水。

泉奈并没有回答他,他用力将那两把刀抽出来,扔在了达兹纳家门前的那条小河里。两个流氓都是卡多的手下,就这么死在达兹纳家门口,带来的后患自然不必多说。

“鸣人,身为忍者的你恐怕是还没杀过人吧?”泉奈看着那个有些不知所措的金发少年,轻哼一声“你看,这就是力量,既可以让你保护想要保护的所有,也可以让你成为沾满鲜血的刽子手。”

“你口口声声说着要成为火影,可你有想过这其中的含义吗?人们都是少数服从多数,当你拥有了你的刀刃和力量,你既要保护很多的人,也不得不除掉更多的反对你的人。这里面不光有你的将来的政敌,也有可能有你的好朋友。而当你终于坐上这个位子的时候,你的刀刃甚至可以让这个世界为之翻转。”

“鸣人,你说你要成为火影。那你的刀刃,是指着谁呢?”

TBC

憋了好几天才修改完_(:зゝ∠)_泉奈好像被我写得有点病娇【。


评论(10)
热度(20)

© 舟山夜雨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