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速中。

关于

【RPS】【凡等】甜蜜的谋杀 02

注:原创角色有。

       本文病娇向,且极度三观不正。不适者慎入。


嫉妒魔女篇


 “你是说,长得和阿平一样的人?”一名戴眼镜的男子正拿起一柄白瓷茶壶,给自己和谭小飞各倒一杯。“是啊,长得简直是一模一样。”谭小飞正想把脚搭上茶几,但被对面的眼镜男子抬眼一瞪,只能缩了回去“我昨天看到他的时候简直吓了一大跳,我还真以为阿平又回来了。”

“你有问他是谁吗?”

“唉,还没问呢,就被人家赶出去了。”谭小飞挠了挠头,苦笑道。昨天他太过于激动,直接抓着人家自顾自的问东问西,还说了一大堆什么“我好想你啊”,“什么时候一起吃顿饭”之类的暧昧的话语,现在想来,那个店主只是把他赶了出去,没报警抓他都算轻了吧。

 “你们不是早都分手了吗?看不出来你还对阿平这么有感情啊。”眼镜男子揶揄道。

“哎,怎么说初恋都是最难忘的嘛。”谭小飞把自己埋进沙发里,随手抓了几个抱枕抱着“像你这种连恋爱都没谈过的处男怎么会懂呢。”

 眼镜男子并没有回答。他晃了晃手中的茶杯,茶水的温度刚刚好,一口饮尽,茶中的清甜和微苦顺着茶叶舒展的经络沁透到舌尖,甘甜散去,却只在味蕾上留下了丝丝苦味。而在热茶中蒸出的雾气,也一路升腾,将他的镜片渲染成了白色。

 林小安来到这家甜品店工作已经有两个月了。她去年刚从学校里毕业,但是在她们那个小小的城镇里,更多人还是选择了去工厂做技工或者拿起行李去别的城市谋求发展。但是这两种选择对她来说,一种是被认为最没出息的出路,一种则是等于在与未知的生活进行赌博。她既不想和别的同学们一起去当纺织女工,也不想当上不自信的赌徒。生日那天晚上,她在自己的房间里整整想了一夜,还是决定第二天连坐好几个小时的大巴到水清市来寻找机会。

本来已经抱着学历太低被拒的心态,却没想到第一家找到的甜品店就收下了她。林小安几乎是抱着感激的心情在店里工作,能在这样一家生意不错,且处在市中心的甜品店里工作(最重要的是店长是个帅哥),已经足够让她对朋友们炫耀好一阵子了。

甜品店的老板很少露面,但在她的眼里,店长却是个极其负责任的人。从早上开店前的打扫到夜里关门时的盘点,他都亲力亲为。而且店长的手艺也很好,周六开设的培训班,场场都是座无虚席。

 现在正值上午,正巧是刚过了上班高峰期的疯狂拥堵的时间,店里只有零星一两个顾客正在询问是否招牌蛋糕是否还有剩余。parallel lines刚推出的早间限时轻乳酪小蛋糕便正是店长新开发的早点,这款小蛋糕一经推出便大受好评,每天还没到蛋糕出炉的时间,店门口便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不过这个时间点,也基本卖完了。

鼠标轻轻点击音乐软件,一阵轻柔的轻音乐便从室内音响里飘了出来。店里的电脑一向都是林小安操作,她这次还特意下载了些纯音乐,因为她再也不想在忙碌的时候无意间听到闲聊的顾客们一两句关于音乐品味问题的无心之语。

 店长平时这个点早到了,是堵在路上了吗?林小安坐在柜台前,单手撑着头,目光扫过摆在桌子上的几本小说。她随手拿起一本翻了翻,依稀只记得似乎以前听喜欢看电视剧的同学提起过改编的同名电视剧。

“《白夜行》,你也对这本书有兴趣吗?”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好听的男声,让本来有些无聊的林小安瞬间打了个激灵。

 “咦,店,店长?”

 没有什么比现场抓包更让人尴尬的了,只是好在梁宝晴并不在意。他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搭在椅子上,露出了穿在里面的白色衬衫。白色衬衫剪裁的严丝合缝,掐腰的设计更是凸显了他身材比例的优势。

只是现在已经六月初了,还是穿长袖不热吗?来这家店里工作这么久了,还从来没看到过店长穿过长袖以外的衣服。

 “店长,你最近是不是生病了呀?”林小安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忍不住问道。

梁宝晴正忙着将工作用的半身围裙扎在腰上,他看了眼林小安,笑道“你怎么突然这么问?”林小安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那个,我没别的意思啊,但是总是看你穿长袖呀,现在快夏天了你真的不热吗?”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梁宝并没有被窥探隐私的恼怒感,反而晴轻描淡写的略过了这个话题“因为以前出过车祸,所以从那之后身体就变差了,不能经常吹风。”

林小安有些吃惊,但她立马反应过来,将室内空调调高了几度。她的目光随即注意到梁宝晴从一进店门就拎着的白色胶袋,上边正清晰的印着“水清中心医院”几个大字。恍惚间,她忽然想起前几天在休息时间无意间听见同事们的闲聊,心中莫名感觉很不是滋味。

 看来,就算是再怎么闪亮的人生,在自己被病痛折磨的时候却没能有家人陪伴,某种角度上来说,也是令人羡慕不起来啊。

 

正当她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前门上挂着的风铃突然传来了清脆的声响。林小安一看到来人,两条柳眉又生气地倒竖了起来“又是你?你今天还敢来?真不怕我们报警吗?”

就算来者没有摘下墨镜,他那一头晃眼的白毛也说明了他的身份。谭小飞摘下墨镜,对着一旁并不理睬他的梁宝晴露出了一个真诚的微笑“昨天给你造成那么大的困扰实在对不起,认错人是我的错,晚上我请你吃饭,作为道歉好吗?”

 梁宝晴并没有理他,他正忙着查看各种收据和账单。昨天的账单还没核算完,现在正是满脑子思绪乱飞,根本没空仔细听他说什么在悦来饭店还是什么边城渔家,只觉得耳朵边有只苍蝇在不停的嗡嗡嗡吵个不停。最后,他实在是被这噪音干扰得一阵无名火起,猛地一拍桌子“请人吃饭也要有点诚意好不好!去什么饭店,你不是说你是开饭店的吗?要去就去你家店里吃!”

 “唉,可是我家里是开酒吧呀?”

“酒吧就酒吧,你是担心我喝穷你吗?”

 谭小飞被梁宝晴这一呛,居然没有生气,反而找了张桌子坐了下来。仔细一看,他那张颇为冷冽的面庞竟然还露出了几分开心的笑容。现在离晚餐还有好长一段时间,他不会是打算在这里等到店长下班吧?!林小安不由得心里一阵咆哮。

这下有了正当的理由可以呆在这里,谭小飞便开始放心大胆的视奸起那个忙进忙出的男人。若是在昨天的时候跟谭小飞说你认错了人,他只会冷笑一声,但现在看来,就算把阿平和梁宝晴摆在一起,他也可以准确的辨认出哪个才是他的初恋情人。

就他现在观察看来,梁宝晴比起阿平,在表面上要显得更加要沉稳温和。虽然之前看起来是颇为温柔的人,但今早梁宝晴没有戴眼镜,那双平日里被遮挡在镜片下的双眸幽深如潭,毫无掩饰的暴露在阳光之下,眼眸中泛着的点点冷意似烟似雾,轻轻一拢却又了无痕迹的散去。

这赤裸裸的视线实在太难以让人忽视,梁宝晴回头挑眉看了他一眼,谭小飞也不躲,反而回给他一个略带痞气的笑容。相同的相貌,截然不同的个性显然是已经勾起了他的兴趣,他甚至开始有些迫不及待的期待起晚上在酒吧里的晚间“约会”了。

 你和阿平,到底会是什么关系呢……?我可是,非常的好奇啊。

 

打了第四个电话之后,张淼终于放弃了再次进行这项毫无意义的行为。他拿起某人落下的手机,按亮界面,毫不意外的看见了两颗心型坠子放在一起的桌面。张淼还记得,这颗坠子当时谭小飞还在背地里和他抱怨了好久,虽然一直觉得这种款式很老土,但还是和他的小女友拍了这种亲昵的照片。

谭小飞经常随身带有两个手机,一个公用,一个私用。但他这人一向记性不错,这么马虎的把手机落在朋友家还是第一次。张淼颇为困扰的叹了口气,他明天要外出写生一个星期,谭小飞这会儿总是不接电话,这可真是难办。这会儿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回想了下谭小飞平时的行程,张淼只得带上他的手机,出了门。

 要说张淼和谭小飞两个人,一个是特立独行的二世祖,一个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搞艺术的画家,两者行事风格可谓是大相庭径。但就这两个完全不同性格的人,居然也做了六七年的好友,也只能让人感叹缘分的奇妙吧。

与他那“名声在外”的朋友相比,张淼就显得沉闷了很多。除了醉心于艺术之外,他还格外喜欢星座塔罗牌这些玄乎的东西,并沉迷其中乐此不疲。也许搞艺术的人,比起物质上的满足,更沉溺于精神上的慰藉吧。张淼的公寓到小飞的酒吧并没有多远,懒得下去拿车,他便在公交车上找了个角落的位置舒舒服服的坐着,像以前一样打开了订阅的公众号翻阅信息。

双子座魔女是挺久以前就存在的一个星座解读公众号,但沉寂了好一段时间之后又突然复活,作为这个公众号的忠实读者,自然是每天都会在留言板下留言。

今天的主题便是关于星座相性恋爱。

关于恋爱,张淼一直都认为自己是非常被动的一方。本就孤僻的他更是不可能把心中的恋慕向他人告白,更别说那个人还已经有了女友了。想到这里,张淼心忍不住撇下了嘴角。

 ——魔女老师,您今天发布的这篇文章我非常喜欢。我喜欢的人也是个天蝎男,我很喜欢他,但是我从来都不敢和他说这件事情。但是这份感情我已经埋藏了快四五年了,可是最近有一件事情让我非常触动。 

——他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个和他初恋很像的人……这让我很有危机感。我实在不想再这样憋下去,要是再守着这份难以见天日的感情我怕我真的会疯掉。

——老师,我关注您的公众号很久了……拜托了,给我个提示吧……或者,能否教教我向他表白的方法?

 

 把公众号当成树洞倾诉苦恼这个举动已经不知不觉间变成了张淼的习惯。比起身边的认识的人,也许面对网络上的陌生人,他会更加自在,更加能说得出口吧。张淼放下手机,撑着下巴看着窗外的夜景。水清市这座伴随他成长了的二十余年的城市虽小,却也相当繁华,夜幕下的华灯盏盏,像是一串光泽莹润的珍珠从远及近装点着这座海边小城。

 若是说这份不可思议的情感从何而起,张淼自己大概也说不清楚了。他很清楚自己并不是同性恋,但目光却总是不能从那人身上移开。自信,嚣张到甚至有些张狂性格,看似冷漠到很难以让人接近的外貌,这些都组成了那人武装自己的层层盔甲。但也只有他知道,那人冷冽到有些扎手的硬壳之下,也有着一份会给流浪的猫狗们喂食的纤细内心。

那人……说出来可能没有人会相信,当年在海滨公路一战成名的谭小飞,虽然染着一头放荡不羁的白发,虽然现在已经收敛了很多但仍是一亩三分地内不好惹的地头蛇,背地里也是个会每天睡前都会喝牛奶的好孩子。想起有一次谭小飞三更半夜在国道上飙车,结果车子抛锚不得不打电话向他求救时的那副惨兮兮的样子,张淼棕色的眼瞳也不自觉得透出出点点温柔。

 “亲爱的乘客们请注意,岩秀站到了,准备下车的乘客请准备。”公车广播里甜美的女声一下把沉浸在回忆中的张淼拉回了现实。他确认了下裤袋中的手机是否还在之后,便赶忙下了车。小飞的酒吧离车站有一小段距离,可就是这样不长不短的路上,张淼竟然觉得自己的心在鼓胀,在燃烧。心脏的鼓噪声充斥着他的脑海,全身的细胞都在躁动着:向他表白!一定要让他知道我的心意!去他妈的初恋!去他妈的小女友!

 他这一路上,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已经灌满了气的热气球,燃气罐和喷灯已经准备好,就差这一道东风。走路嫌慢,他竟然还一路小跑起来。小飞的酒吧在小巷深处,七拐八拐甚至还要再过一条街。等张淼怀揣着那颗随时会蹦出来的心推开大门,热辣的摇滚乐曲便争先恐后得从门缝里钻出来,再蛮不讲理的闯进了他的耳朵。

他一向讨厌这种吵闹且蛮横的音乐,但是小飞喜欢。

 酒吧内紫红的舞台灯仿如舞女一般曼妙的在一众疯狂的男男女女身上舞蹈着,众人沉溺在花花绿绿的酒精和摇滚的世界中醉生梦死,唱着摇滚教父的成名曲,挥舞着金属礼,彻底释放自己的灵魂,不知今朝几何。张淼毫不费力的在灯光昏暗的酒吧里找到了谭小飞,因为他那一头银发在灯光下白的亮眼,仿若是划破无边夜幕的一颗明星。他今天没有带着那副哈雷墨镜,在日光灯的照耀下他的眉眼深邃,睫毛的阴影纤长分明,落在眼窝处的形状仿若一把小扇,在眼睫张合之间不动声色得撩拔着众人的内心。

今天的他俊美得仿若神话中走出的少年神祇。银白色的发丝细碎落在耳边,搭配着他的钻石耳钉,一闪一闪的眩目得令人挪不开眼睛,仿佛这个人天生就该耀眼如此。

 但等张淼走近过去,他那一颗刚刚还如同准备升空的热气球的心情,现在则是被人彻头彻尾浇了一桶水,心中燃烧的火苗还没来得及燃起大火便被人彻底踩熄。他浑身冰冷的看着坐在谭小飞身边的人,那张简直一模一样的面容,简直就像极了当年那个一直盘桓在他心头,让他彻夜难安的人。

裤袋里的手机传来轻微的声响,这是微信的提示声。张淼现在已经没有闲心去看到底是谁的手机在响了,酒吧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众人的喧闹声,仿佛在这一刻都毫无意义。他的世界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

 只见那人薄唇微启,不同于记忆中的清脆,略带的低哑却又性感的嗓音从中流淌出来。

 “你应该就是张淼吧,我和小飞刚聊到你。”

 他偏了偏头,那张略带天真的笑容在一瞬间和记忆里的人重合,让张淼的心忍不住一阵颤抖。

 “初次见面,不知道小飞有没有和你提起过我,我叫梁宝晴。你可以叫我阿宝。”

 “我啊,是阿平,陈均平的弟弟。你还记得他吗?”

TBC

从这一章开始会把每个部分故事的标题标上

 

 

 

 

 

 

 

 

 

 

 

 


评论
热度(30)

© 舟·sbwacn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