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永不为奴

关于

【斑泉】轮回劫 04

注意:同人二设有,个别与原作设定不同

第04章  千载的轮回之处

“泉奈哥……”鸣人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虽然这个人的确是泉奈,可身他上散发出的气场却完全像换了个人。悲伤,阴冷,甚至带着些许戾气的气息一瞬间是全都从心灵深处释放出来,放肆的散发着令人望而却步的气场。

“那么……你的回答呢?”

 泉奈不知何时靠近了几步,他伸手用力捏住了少年的下颌,看着那双就算害怕瑟缩也依旧澄澈的海蓝双瞳,泉奈皱了皱眉,眉宇间竟露出几分痛苦的神色。

 这双眼睛……就算面临困境也依旧这么坚定,澄净的一如那纯净的天空。但对此时的泉奈而言,却像是唤起了埋藏在深处的记忆,他本能的对这双眼睛生出了些许厌恶之情。泉奈凝视了许久,刚想开口却被喉间一股腥甜味给呛住。也许是之前太过勉强自己,这具早已千疮百孔的身体最终还是发出了抗议。按住血气翻涌的胸口,泉奈有些吃力的抑制着喉间那股血腥味继续扩散。

 “泉奈哥?你怎么了泉奈哥?”饶是迟钝如鸣人,也显然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他毫不在意泉奈刚才的无礼举动,反而一把上前扶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体。泉奈本就苍白的脸颊因为剧烈的咳嗽和喘息泛着不自然的红,乌黑的发丝凌乱的散落在裸露出苍白肌肤上,显得他整个人越发的病弱可怜。鸣人环视了一眼四周,赶忙把他扶进屋里。他虽然很想留下来照顾泉奈,但是对于同伴的担心让他不能够在这里久留,思索了许久还是决定留下影分身照顾这里,而自己则赶去大桥支援。至于倒在家门口的那两具尸体,鸣人则是给他们盖上了白布,剩下的还是得等卡卡西他们回来再处理。

 泉奈全身无力的躺倒在影分身铺好的床铺上,强行出头的后果带来的不仅是全身的疼痛,还有胸腔里一阵阵往上喷涌的热液。他摸了一把嘴角,刺目的鲜红就算在他已经发黑的视野里也依旧惹眼。他看了看旁边留下的影分身,少年虽然一副着急的模样,但他却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

 是了,这幅躯体本来就属于濒死之人,现在不过是在把回光返照的表象给狠狠撕破了而已。

 泉奈在心里苦笑一声。终究,我还是难逃一死吗?

 明明做了这世间最不能被原谅的事,却还那么理直气壮地训斥鸣人……说到底,我也是个那么丑陋的人呢。

 他的双眼难以抵抗的渐渐合上,意识被拖入深渊的最后一刻,映出的居然是那个金发小子咬牙哭泣的小脸。

 原来在这世界上,也有人会为我的离开而哭泣呢……卡卡西,我算不算赚到了呢?

 ++++++++++++++++++++++++++++++++++++++++++++++++++++++++++++++++++++++

 正与春野樱等人一起警戒着四周的鸣人突然感到一阵心慌,他没由来的看了眼达兹那家的方向,心里突然充满了一种让人不舒服的不详感。

 “鸣人!快躲开!”话音未落,一旁的小樱一个箭步冲上前将发呆的鸣人推开,而一只苦无则险险的擦肩而过。

 “鸣人!现在是紧急时刻你还发什么呆啊?!”小樱生气的埋怨道。平时总是热血上头的他今天却总是有些心神不宁,一副在担心着什么的样子。要是刚刚不是自己将鸣人推开,他肯定会被那只苦无刺伤,而现在的情况已经不能再糟糕,多一个人受伤对大家来说更是多一份压力。

鸣人没有回答她的话,他瞪大了那双海蓝色的双眼,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望向一旁疑惑的小樱,颤声道“刚刚我的影分身告诉我……”

 “泉奈哥,好像没呼吸了……”

+++++++++++++++++++++++++++++++++++++++++++++++++++++

 “卡卡西,那个家伙也是你的学生吗?这种软弱的家伙要是上了战场可是死的很早的啊!”再不斩说罢,退开两人之间几步,一挥手臂,斩首大刀猛然迎上。

 卡卡西的眼角瞥了一眼离身侧不远的鸣人他们,迅速躲过再不斩的攻击,将手中的苦无格挡住再不斩的斩首大刀,两人之间的力道不相上下,武器之间互相角力,狠狠地胶着在一起。

 收敛了心中的焦虑的情绪,卡卡西努力将心中的不安感去散开。佐助那家伙有鸣人在一旁支援,但达兹那家那边,一想到留下的美利达母子和泉奈,卡卡西心中的不安感便愈发强烈。

 “你……你是说泉奈哥?!怎么会?!”小樱惊呼一声,随后发觉现在的事态并不适合讨论这件事,转而压低声音急切的问着鸣人“这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清楚!”“我也不知道啊!”鸣人咬着牙将他因为晚出门发现事情不对再回头支援的事情全盘托出,说道最后连眼眶都忍不住泛红“应该是为了保护美利达阿姨他们太过辛苦,泉奈哥他身体又不好,到最后实在是支撑不住了。”

 “可恶,如果我能早点赶到就好了……!”鸣人红着眼眶咬住了嘴唇,恨恨的看着前面与卡卡西缠斗在一起的桃地再不斩。若不是这两人太过难缠,大家也不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

春野樱思索了一会,一掌拍在鸣人背上让他清醒过来,她翠绿的眼睛写满了坚定“鸣人,冷静点,在战场上就别再想别的事,现在就按我说的做。”

 就在鸣人和小樱警戒着后方的同时,佐助这边虽然情况并没有多好。面具少年的千本虽然威力虽不致人于死地,但慢慢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看来是想拖延时间,好让再不斩乘机杀了达兹纳先生吧!佐助捏紧了拳头,恨恨的瞪了一眼镜子中的白。

 强迫自己冷静了片刻,佐助向身后的鸣人递了一个眼神。经小樱安抚过后鸣人早已冷静,在看到同伴的信号之后便立刻心神领会地冲上前去。让鸣人冲上前去打头阵,而自己则乘机用火遁来攻击。不得不说这两人虽然平时看起来各种互相看不顺眼,但在一同作战时却是默契的惊人。

 白看了看被火焰烧坏的裤脚,顿时才发觉他一直小瞧了这两个孩子的实力。得速战速决了,白如是想着,手中的千本再一次瞄准了又一次冲上前的鸣人。

 “为了守护再不斩先生的梦想,就请你死在这里吧!!”话音刚落,所有的千本就如同雨点一样朝鸣人身上扎去。

 眼见无数的千本袭来,鸣人只能赶忙护住头部,身为前锋的他本就是为了掩护同伴后面的行动,此时此刻,他只能咬紧牙关等待着自己被扎成刺猬的那一刻。然而,自己想象中的疼痛感并没有传来。鸣人睁开眼睛,眼前的人却让他震惊的张大嘴巴。他赶忙接住佐助下坠的身体,看着全身扎满千本的佐助,心里复杂的说不出话来。

你这家伙,不是最讨厌我吗?为什么还要……

 “谁知道啊……你这笨蛋,身体不自觉就做出反应了……”佐助咳了两声,突出一大口血来。他不甘心的握紧自己的手,紧了紧却又无力的松开。

   我还没有杀死那个男人,怎么能死在这里……

 “佐助!佐助!混蛋佐助你快醒醒啊!”鸣人焦急的大声的叫着怀里人的名字,他简直被今天发生的事情逼到有些崩溃。先是亲近的泉奈生死未卜,现在又是朝夕相处的同伴倒在了自己面前。他还只是个下忍,还是个刚从温室中走出来的新人。他该怎么做?忍者学校没有教他,卡卡西也没有教他。

 可恶!难道又要这样什么都做不了吗?!

 可恶!!!!

 白震惊的看着不断从鸣人的身体里爆发出来的橘红色的查克拉,心里隐隐升腾起一股不祥的感觉。这么冰冷,这么令人不安的查克拉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就像长久关在笼子里的野兽即将释放出来一样,全身都被这种森冷的威压所笼罩。面对着这种强大未知的恐惧,白第一次感到了自身的渺小。

 鸣人赤红着双眼,他的双手的指甲开始变长变得尖利,身体已经被不断侧漏出的九尾查克拉给逐步控制了。他的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咕噜声,低下身体弓起背,屈起前爪,呲牙瞠目做出一个标准的攻击姿态。

双目赤红的野兽发出一声嘶吼,开始奔跑起来。鸣人四脚着地,就像是一个真正的野兽一样快速奔跑起来。他的查克拉被愤怒的情绪所牵动,全身都被橘红的查克拉所包裹着形成了一层保护膜。他目光所及的地方只有敌人,只有那些伤害他伙伴的敌人!!

 鸣人挥起被九尾查克拉包裹的拳头,一拳将白打飞了出去!

 而这时,再不斩身体则被卡卡西八忍犬死死地咬住,根本就动弹不了。他看着卡卡西双手上开始嗞嗞聚集的电光,咬紧牙关,双眼充血的瞪着眼前那个带着雷鸣闪电一路疾驰而来的男人。

 ++++++++++++++++++++++++++++++++++++++++++++++++++++++

 影分身若是没有在受到致命的攻击或者原主查克拉不够维持的情况下,是可以一直存在很久的时间,而这段时间,双方的意识都可以同享。影分身鸣人强忍下脑中的不适感,足下一点继续在丛林中奔跑着。因为只是个分身,原主意识的暴走虽说不会对用“术”做出的分身有多大影响,但多少还是会因为意识共享的原因而带来的抽离感。

 在小樱将自己的计划告诉鸣人之后,便立刻传给了守在泉奈身旁的影分身。在经过了短暂的惊慌之后,他按照小樱说的,检查了泉奈的心跳,眼瞳和口腔,便立刻双手交叠做起了心脏按压。很多情况下只是由呼吸阻滞而带来的短暂休克,如果这时候能进行及时的应急措施,还是能争取不少宝贵的时间。

 万幸的是没过多久,泉奈口中便吐了些许淤血,一直微弱的呼吸才慢慢的缓和过来。随后他又用术变出了另一个影分身,虽然不能维持多久,但应该还是能够坚持到找到美利达母子二人。

 按照小樱的说法,这附近几十里也只有美利达略懂医术,就算现在是紧急情况也只能尽快找到这对因为大雾而迷路的母子了。

++++++++++++++++++++++++++++++++++++++++++++++++++++

 雷切尖利的叫声划破了重重地浓雾,数千只鸟的鸣叫刺激的人耳膜生疼。卡卡西将雷光凝聚在手上,一鼓作气的向再不斩的方向冲了过去。

 然而,无论再不斩怎样拼命地挣扎,那八只忍犬依然死死地咬着他不松口。看着卡卡西手持雷切向他逼近,再不斩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绝望。

 为了自己的野心,他赌上了一切。离开那个贫穷落后的村子,离开了那个没有任何留恋的地方。是村子教会了他杀人,是村子让他变成了地狱里的恶鬼。因为村子,他没了父母;因为村子,他不得不杀死了他要好的童年玩伴。

 都是那个地方,都是那个家伙的错!!

 雾影村会变成这种恐怖的地方,都是那个叫矢仓的家伙的错!!!

 既然我是你们培养出来的恶鬼,那就让我这个鬼人结束这里地狱般的一切吧!!!!

 可是,就算心怀着极大的憎恨,但他还是无法敌过身为三尾人柱力的四代水影。鬼人再不斩暗杀失败,他只能狼狈的逃离这个他曾经出生的地方。从此,他和白便不得不过上逃亡的生活。他们曾经化身为商贩逃避雾影暗部的追捕,也曾受雇于各种各样的雇主。在黑暗里挣扎求生,也在黑暗里杀人舔血。

 时间终究是将他的锐角磨平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不再提要杀回雾影村,听到四代水影的名字也不再像以前那般激动。或许他只是习惯了吧,习惯了做这种杀人买卖的生活。钱来的之快不是以前的努力工作能比的,他开始享受起这种一边做雇佣兵一边逃亡的刺激生活。这种生活带来的新鲜与刺激的双重感受,让他把原来的想法渐渐忘诸于脑后。而白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他的改变。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遗忘的呢?

 再不斩不再挣扎,因为他再挣扎也是徒然。大不了就是一死嘛——他自暴自弃的想到。

 “嗤————”

 意料之中听到雷切切开肉体的声音,意料之中传来的浓郁的血腥味,却不是自己的。再不斩震惊的看着挡在他身前的白,那个孩子胸口被开了个大洞,不停地在咳血,显然是没得救了。

 白笑了笑,并不理会一旁愣住了的卡卡西,即使他脸上沾满了血也依然绽放了一个美丽的笑容。

 “再不斩先生是白最重要的人呢,是无论如何也要用生命守护的人。。”

 “请允许我小小的任性吧,这是我作为工具最后的作用了,再不斩先生,希望您能实现您的梦想……”

 白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他的身体还是渐渐软倒在地上。地上的污水溅上了白的脸庞,但他嘴角绽开的笑容却是前所未有的美丽纯洁。

++++++++++++++++++++++++++++++++++++++++++++++++

++++++++++++++++++++++++++++++++++++++++++++++++++

 再不斩神色有那么一滞,但他又马上咧开嘴角“干得很好,白。”

 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用的工具了……他是这样想的。可是,谁又能告诉他,他心里的钝痛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会感到想哭,为什么他胸口会撕裂一般的痛?!这他妈的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

 卡卡西震惊的看着那个惨死在他手下黑发少年,这似曾相识的情形让他一瞬间产生了恐慌,他看着自己那沾满鲜血的左手,不可避免的回想起了那段让他曾经消沉了好一段时间的灰暗往事。霎时间,一股前所未有的挫败感顿时涌上了他的心头。

 然而还没等众人从少年的身死回过神来,一阵得意的怪笑便从这漫天的大雾中传了出来。“啊哈哈哈哈,再不斩,你也有今天啊!!!”雾气终于散去,暗自埋伏了许久的卡多终于带着一大群人出现在桥头上。他像个得意洋洋的渔夫,眼看着鹬蚌相争死伤惨重,便带着一大群喽啰突然出现,这样不仅达兹那的小命是他的,就连再不斩这个麻烦也能顺便解决掉。

 卡多看到倒在地上的白,心中顿时一喜。白还活着的时候他还怕是忌惮他几分,然而他现在死了,死人又能拿自己怎么样?

 “怎么这么快就死了,你不是很厉害吗?!啊!!”尖跟的皮鞋用力踢在白的身上,看他毫无反应的身体只觉得格外的解气。卡多毫不在意侮辱尸体会不会遭报应,在这里他就是皇帝,只要是得罪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早已将沸腾的九尾查克拉平静下来的鸣人,看着对卡多的行径毫无反应的再不斩,终是忍不住,指着再不斩的鼻子大声责骂起来。他是一个极重感情的人,像再不斩这样对于舍身相护的同伴却毫无感激之情是他所不能理解的。就算他曾被人教导过身为忍者不能有多余的感情,他还是这样坚持着自己的理念。因为,这就是他的忍道。

 “那家伙,是那么的喜欢你,那么的重视你,将你当成最重要的人!甚至能为了你去死!!你就是这么回报他的吗?!”

 “就算是养一只小猫小狗,也会有感情。那家伙跟了你这么久,难道你就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鸣人想起了之前那个他回答不上的问题,擦了擦眼泪,捏紧拳头大声说道。“之前,泉奈哥问过我一个问题,我答不上来。他问我,我那么想成为火影,难道就没有想过成为火影的代价吗?不仅要十分的努力,而且还除掉许多阻碍自己道路的人。”

 “我脑子笨,回答不上。但是我明白,忍者也是人,不管再怎么冷血无情,但他仍然是个人啊!只要是人就会有感情,只要有感情就会有羁绊。”

 “如果说要成为一个冷酷无情的人才是合格的忍者,才能做火影,那么这个火影,我宁愿不做!但正因为我想成为火影,所以从今以后这种冷漠无情的忍者的命运,就由我来改变!”

 再不斩看着眼前眼神坚定的金发少年,这一瞬间他似乎有些理解了。只有经历过失去的人才会明白拥有的重要性,那个少年,想必也是经历过刻骨铭心的痛苦吧,所以他才会那么重视同伴之间的羁绊。

 正是因为从来没有,所以才对今天的一切格外的珍惜。

 白……真是对不起啊,一直把你当成工具的我,实在是配不上成为你最重要的人。

 再不斩向鸣人要过一根苦无,撕开嘴边的绷带,将它叼在嘴里。鬼人再不斩即使不能在使用双手,也依旧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雾隐鬼人!他像个疯子一样冲进那一群混混之中,所到之处尽是满地血红。他不在意他杀了多少人,也不在乎身上被人砍了多少刀,他已经杀红了眼睛。杀了他们,这些侮辱白的人!

 他想起来了,他之所以费尽心机的想要推翻矢仓的统治,便是因为对村子的不满常年积压之下终于爆发到连他自己也无法控制的地步。就算是叛逃后的那段时间,他也一直谋划着想要东山再起。可是,他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不再眺望着远方的故乡了呢?

 白啊……虽然你一直默默的看着,但是一定是不希望我这样堕落下去吧。最初的那个誓言,我记起来了呢……

 就算重重包围,身上插满了刀剑也阻挡不了鬼人的步伐。再不斩突破喽啰们的数层保护圈,冲上前去狠狠的给了卡多致命一击,旋即飞身一脚将他踢入大桥底下流速疾快的大海,就像看着他沉入地狱里一样,重物在激流奔涌的大海上激起巨大的水花,翻腾了几下便直直的坠入海中,永不翻身。眼见卡多一死,喽啰们纷纷四散逃跑,战斗到最后的再不斩早已全身浴血,筋疲力尽。拜托了卡卡西将再也提不起力气的自己送到白的身边,看着他安详的“睡颜”,再不斩突然落下泪来。

 “白,你曾经说过,你出生在一个下着雪的小山村,你的父母也在大雪里死去,你和我初次相遇的地方,就是在一个下着小雪的无人街头。我还记得呢,那天是星期五,是冬至啊。”

 “下雪了呢,这场雪,是不是来接你的?”

 再不斩闭终是闭上了眼睛。他已经没有任何的遗憾了,躲躲藏藏过了一辈子,终于到了尽头。白,你会在三途河的岸边等着我吗?

 这一次,我一定要亲口对你说,那句我一直想说的话。

 将如此纯洁的你拉入黑暗,真是对不起了呢……

 雪花绵绵密密的下着,温柔的落在每个人的身上。晶莹的雪花落在早已死去的少年的眼角,化作一道无声的泪水划落在地上,也划落在活着的人的心里。

 [我出生在下着雪的洁白村庄,那里的一切都是雪白的。白色,终归是万物的归宿,就连我的父母也死在冰冷的茫茫大雪中。]

 [我的童年一直都是被血继限界所迫害着,直到我遇见了再不斩大人。是让我那颗早已死去的心重新开始跳动,是他让我还觉得自己还有活在这世上的价值。]

 [如果这是命运的话,我无怨无悔。只是在最后,原谅我的一点点私心,我想在终结的那天,走在再不斩大人前面,死在大雪的怀抱里。]

 ++++++++++++++++++++++++++++++++++++++++++++++++++++++++++++

 木叶村边境,宇智波墓园。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带着漩涡面具男子没有了以往的赖皮搞笑,他看着眼前被毁坏的墓碑,顿时感到大脑一片空白,一时间杀气无法控制的爆发了出来。四周的树木们一时间无法承受这股突然爆发的杀气,痛苦的摇摆的呻吟着,周围的沙石被吹得到处都是。

 这可是S级最不愿见到的情况啊。绝在心里惨叫一声,整个人又向地里缩了缩。眼前的人就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雄狮,还没有挥出利爪,但发出的咆哮也足以让人胆颤心惊。

 宇智波斑脸色铁青的看着父母的墓旁那独独被毁坏的墓。整个棺材都裸露了出来,大概是认为不会再有人回来看这有快一百年历史的墓了,连土都没有重新埋上去。饱经风霜的墓碑被推到在地上摔成了好几块,就连墓碑上的铭文也早已被风沙磨砺的面目全非。

 不过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回来看看了,居然会遭到这样的变故。斑觉得他的牙都要被自己给咬碎了。他蹲下身,捡起那块墓石,擦去上面的尘土,重新垒了上去。

 力量再强大又有什么用,不仅保护不了自己的弟弟,就连他的墓也无法看护好!!

 斑痛苦地扶住了他的面具。

 “呼——好险好险,我还以为会被他拿来出气呢。”白绝松了一口气,在心中小声说道。

 “放心吧,我们对斑还有用,他不会那么傻。”黑绝虽然这么说,却也跟着悄悄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他弟弟的棺材居然是衣冠冢,我还以为会看到一地的骨头呢。”见危机解除,白绝回复了以往轻浮的语调,在两人的意识中开着玩笑。

 “他弟弟不是死在战场上吗?战场上找不到遗体的忍者多的是。还好这只是衣冠冢,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满地都是骨头的话斑绝对会失去理智。现在看来,应该是被盗墓了。”

 “也是,毕竟是族长的弟弟,就算是战争期间下葬的,多少也有些高级的随葬品。难怪会挖他的墓。”

 “不仅如此,我还听说斑的弟弟是个有名的剑术高手,收藏的名刀名剑不尽其数。看样子应该是来偷随葬的名刀吧。”黑绝接过话,但他马上又紧张起来“别说了,斑看过来了。”

 “……你已经知道是谁干的了吧。”斑隔着面具看着像一颗芦荟一样扎在土地里的绝,略带嘶哑的声音中隐隐透露出些许杀气“他……最喜欢的那把刀被偷了。”

 “呃,让我想想。”绝看着那幅漩涡面具上那个不断释放寒意的洞,流下了冷汗“能把你们宇智波家的墓地当成后花园的也只有那个老头了。”

 是么,又是根?

 想到那些死后被挖双眼的宇智波族人,斑更加确定了这个说法。

 又是那个老混蛋……斑捏紧了拳头。

 “斑大人,要是杀了他的话,我们的计划就要提前结束了。”绝提醒道。

 斑听到这句话之后,周身散发的杀意戛然而止。他紧了紧拳头,然后松开。

 现在还不是时候。斑阴测测的想。

 等到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就是你的忌日!!

TBC

感谢小伙伴的鼓励,特此更新@阿狐狐  本来这个坑我自己都要忘了,一看到妹子的留言立马把D盘里的文找了出来重新修改2333一看word自己都要被吓到了,居然有7514字呢!

就算是身处北极圈,也不要忘记产粮呀φ(≧ω≦*)♪

评论(8)
热度(21)

© 舟山夜雨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