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永不为奴

关于

【一期三日】云端之下 壹

⚠️:黑暗本丸元素有,刀剑破碎元素有

若说刀剑是人类意愿的具现,那么拥有了自身意识的武器,继承持有者的意志也是必然的。 

一期一振一直是这么理所当然的认为。在这座由审神者的灵力所集结起来的寓所里,他一直以来都是忠诚的遵循着主人所下达的命令。或许比不上某位一向认为主命大过天的忠犬,但无论从品德还是实力来看一期一振都不愧于是让这座寓所的审神者为之自豪的得力干将。 而对于这位皇室御物的屈身臣服,年龄尚小的审神者从一开始的惶恐不安到现如今的使唤自如,老实说她还是花了好一段时间才能将自己的身份转换过来。作为神社里的见习巫女,审神者这一要职本不该落在她的头上,可天命总是难测,就如同当年乡下来的穷小子秀吉,也不是有飞黄腾达,执掌天下的一天吗? 

三月里樱花纷飞,春风和煦得惹人困倦。孩童模样的短刀们在院子里玩着骑马打仗的游戏,他们自被召唤出来也有了几个月,但似乎还是对能拥有人形躯体这一事感到无比的新奇。不多时,玩累了的孩子们又坐回了檐廊上,围绕着一直坐在檐廊上悠闲欣赏美景的茶发青年,叽叽喳喳的嚷着让青年给大家讲讲故事。 

孩子们稚嫩的嗓音清脆的像初生鸣啼的小鸟,被短刀们围绕在其中的莺丸一瞬间萌生出了自己仿佛是鸟妈妈的错觉。做为本丸里仅有的几把太刀之一,鸟妈妈莺丸放下手里的茶杯,看着一双双晶亮的眼睛,放缓了语气柔声问道“那么,今天想听听什么故事呢?” 

“想听桃太郎的故事!”

 “莺丸大人,上次没讲完的竹取物语再讲一遍吧……” 

“莺丸大人……” 

……

 莺丸笑眯眯的应承下了孩子们的要求,转眼一扫,发现平时总是很积极的的厚藤四郎今天却是一幅若有所思欲言又止的样子,便开口道“怎么了厚?今天没有想听的故事吗?” 

厚挠了挠头,刚要回答,却被旁边的乱抢答道“我知道我知道!莺丸大人,我们之前在想我们付丧神,如果不是变成人的模样,会变成别的什么东西。”

 “那你们想变成什么呢?” 

“我想变成兔子!兔子多可爱啊~”乱托着腮,沉浸在自己的粉色幻想中。

 “我嘛,倒没怎么想过。不过猫的话看起来也不错?”药研托着下巴思索道。

“对呀,为什么不能变成这些动物呀!我的话要变成狼!像一期哥一样,多帅!”厚双手抱胸,看着远方眼神闪闪发亮,仿佛自己已经变成了威风凛凛的群狼之王。

 “是呀莺丸大人,为什么我们不能变成自己想变的动物呀?一定要变成人的模样?” 

“因为打造我们的父亲,是人类啊。”一道温润的男声从背后响起,当藤四郎们发现来者是他们的大哥一期一振之后便兴奋的扑了上去。一期一振逐个摸了摸挂满了一身的藤四郎们的脑袋,这才微笑着向莺丸问好。

 “日安,莺丸殿。”一期一振的笑容永远都像大阪城上空的微风一样令人感到温和舒适,他灿金的眸子里盛满着对弟弟们的疼爱之情“我的弟弟们没给您添麻烦吧?”

 “怎么会呢。”莺丸手里捧着青瓷茶杯,杯壁散发的热度令他感到分外舒适“他们天天来陪我说说话,我倒是感谢得很呢。” 

自从莺丸上次被溯行军重伤之后,在本丸修养了足足半月有余。说来也是奇怪,若是放在以前,只要不伤及本体,任何伤势只要审神者施加灵力治疗,不出两三天便又能恢复原样。而这次莺丸的伤势却恢复的十分缓慢,审神者只好就这一现象前往时间政府报告情况,在这段里,则是由近侍一期一振负责好每日的工作安排。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一期一振笑笑,他晃了晃手中的文件,挂在身上的藤四郎们便听话的放开自家大哥,乖乖一字排好。

“今天的任务是远征,前往美浓国。具体要求你们已经很熟悉了。乱,药研,厚,等会要配合好和泉守殿和堀川殿,知道了吗?”

 “没问题,就交给我们吧一期哥!” 看着短刀们欢快跑开的身影,本该微笑着的一期一振眉间却又染上了丝丝的担忧。

弟弟们的实力他丝毫不怀疑,但目前这几个月以来出过太多奇怪的事情实在是不能让他无法放下心来。更别提上次还意外的从主上与政府的联络中听到关于“狩猎者”的消息……种种异况实在让他难以放心。但现在自己又忙得走不开,做为长兄的他也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远征的大家平安归来。

 “一期君是在担忧远征的大家呢,还是再担心目前关于“狩猎者”的传闻?”身后的传来的好听嗓音让一期从焦虑中回过神来,他也跟着坐在一旁,语气中无不担忧。 

“连莺丸殿也听说了呀……是啊,虽然现在还没有定论,但我看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在这个世界中,审神者所在的本丸是时间政府为抵抗时间溯行军所建立的基地,算是政府的下辖组织。但是虽然这么说,政府除了最初的物资供给之外,发掘刀剑和物资的提供却是要审神者自己想办法。 

更何况,一把刀剑,只能孕育出一位附丧神。 

这一严苛的事实不仅让审神者们要投入更多资源给自己的部队做好治疗养护以免折损战斗力,也要加大力度寻找发掘新的有生力量。可以说,虽然大家都是隶属于对抗时间溯行军的同一阵营,但审神者之间的明争暗斗也是少不了。 而如今这一微妙的平衡却被横空出世的“狩猎者”给打破。

没人知道他们的来历,他们不仅袭击溯行军,同时也会狩猎付丧神。他们是目前战场上出现的继检非违使之后第二个令人头疼的不明组织。而这所本丸的审神者显然是运气不太好,自从她召唤出了一期一振,莺丸,烛台切光忠之后就再也没有召唤出别的太刀了,自认倒霉的审神者只得加强了资源的发掘,并给大家都求了御守保佑,就是以防碰上传闻中的“狩猎者”。

 一期一振想起少女出门前对他的叮嘱,只能叹了口气。

“政府目前还保持着观望态度,毕竟还没有人目击过狩猎者。现在也只能祈祷主上赐给大家的御守能真的保佑大家平安了。”说罢,他站起身来,将弟弟们玩闹间不小心掉落的玩具一一收拾起来。他可是粟田口的长男,这座本丸的近侍。若连他也消沉下来,不知道主上会有多失望。 

+++++++++++++++++++++++++++++++++++++++++++++++++++++++++++++++++++++ 

郊外 

“厚,这里这里!”粉发的付丧神捡起散落在草丛里的几颗玉钢,兴高采烈地向落在身后的同伴们挥舞着手。 

跟在后面的黑发男孩看着兄弟的战果,也不由得高兴起来“今天真是大丰收啊,可以早些回去了!” 

远征的路程已经走了一大半,日头也不知不觉间落到了半山腰。他们一行人除了早上出发的时候吃过早餐之外再没有进食过,这会儿眼瞧着采集任务已经完成,确定周围的情况之后便原地坐下来休整一下填饱肚子。众人打开早上烛台切准备的便当,取出梅干饭团和乌龙茶,洒上些许切成细丝的柴鱼干,便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同为土方刀的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早已习惯彼此之间的步调,就算此时自称为助手的瘦小少年拿着手绢为坐在一旁吃着饭团的打刀细细擦去额角上沁出的汗珠,在和泉守兼定看来,也并无不妥。

坐在一旁的乱藤四郎看着两人这般亲昵的举动,朝着身旁的兄弟们挤了挤眼睛,意有所指的小声说道“我说他们俩,果然是那么回事吧?”

 “他们?”厚有些不解。

“就是那个呀……那个”乱小声的比划着“你还不懂?”

“食不言寝不语,乱,别人的事你就别八卦了。”药研托了托眼镜,模仿着粟田口家长男的口气告诫道。

 “哼,这个时候就装正经人了,上次还是谁拿海星来吓我?”就算被人说了,乱还是对他那个总是自诩稳重的兄弟吐了吐舌头。容貌如少女般俏丽的付丧神看了看左右,药研的便当已经吃完,正拿着自备的消毒纸巾擦拭,而一旁的厚碗里还剩下最后一个。他毫不客气的夺过最后一个梅干饭团,显然是把饭团当成了药研,狠狠的咬上了一大口。

大家休整过后,便开始继续上路。这一带附近的山林里时常有瘴气冒出,虽然付丧神对这些毒气并不惧怕,但若沾染上了也是要花费一番功夫祛除。为此众人都纷纷小心的感知着附近的气息,生怕一个疏忽大意就要去御神刀的道场里看他们念经做法一整天。 

“我说,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唐须草的味道?”乱忍不住又吸了吸鼻子。虽然身为男性付丧神,但乱却也爱跟着审神者去伺弄花草,草木的香气对他而言可是再熟悉不过了。他圆碌碌的大眼转了转,更确定了这个想法。

 堀川也跟着嗅了嗅,感觉到一股极淡的香味悠长的从远处飘了过来。这种香味极淡,对于普通人类来说是肯定闻不到的。但对于付丧神来讲虽称不上是充满诱惑的蜜香,却也觉得像是有一双手在在远处若隐若现的朝他们招手。 

大家虽然很想去一探究竟,但作为队长的和泉守却始终没有表态。他闭着眼睛像是在感知什么,手一直按在刀柄上一直保持警戒。作为助手的堀川立刻了解了他的想法,在这样一片杳无人烟的山林里,却出现了一股对付丧神颇有吸引力的淡香,这可实在不是什么好事。不得不说比起心性尚未成熟的短刀们,久经沙场的成年付丧神们要更显得老练许多。 

“大家还是先隐蔽起来,观察一下再决定是否要继续前去探查。”和泉守思虑过后,果断下达了指令。他曾是被称为新选组鬼之副长土方岁三的爱刀,主人雷厉风行的作风自然也是学了个十成十。在收敛起平日里颇为玩闹的性子之后,沉着冷静的模样还真的像极了他的前主。 

没有人质疑队长的话,不消一会,林子里再也没看见这些刀剑付丧神的身影。香味仍在继续散发,大家都躲在草丛中屏住呼吸等待着事情的发展。

任何美丽光鲜的事物都有两面性,优雅素净的百合对于人类来说是美丽的装饰品,但对猫而言却是有着催命的剧毒。唐须草的香味似乎是被加大了剂量,比之前愈发的浓郁。浓郁的香味对付丧神而言,便是从刚开始若有若无的引诱变成了大胆热烈的挑逗。

短刀们不敢丝毫大意,他们遮掩住口鼻,小心翼翼的隐藏在草丛之中。 

过了许久,一个高大的黑影悄然出现在树林之中。它循香而来,手里提着一柄宽大的长刀,踉踉跄跄的从远处走来。 

付丧神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猎物,终于出现了。 TBC

评论(16)
热度(38)

© 舟山夜雨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