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速中。

关于

【一期三日】云端之下 贰

待那黑影走近一看,竟是一只循香而来的时间溯行军。它头戴斗笠,赤裸着上身,下着一条破旧不堪的黑色长袴,俨然一副浪人打扮。和泉守来到本丸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他立刻判断出这是一只脱离了队伍的打刀溯行军。他做了个手势让大家保持安静,继续静待事态发展。

 此时,唐须草的香味可以说是浓烈的过分了。丝毫不顾忌是否会暴露自己的目的,香味的主人放肆的煽动着所有人,就像一只结网捕食的蜘蛛,已经迫不及待的等待着猎物自投罗网。

 溯行军从短刀们藏身的草丛前踩过,宽大的脚掌在泥土上留下了一个个深坑。若是对付这只落单的溯行军,以远征小队的实力来说并不是难事,但或许是顾忌着附近是否还有它的同伴,又或许对事态接下来的发展怀抱着隐秘的期待,所有付丧神都按兵不动,一双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那个逐步远去的身影。

 那只溯行军离香味的源头越来越近。

 它一边贪婪的嗅着香气一边四下寻找,终于,在它跨出这最后一步的时候,一道雪亮的银光闪过,等众人定睛一看,才发现这只溯行军竟是在刹那之间被人用利器从上自下劈成了两截,从刀口处喷涌而出的血液将附近的草木都染成了黑色,腥臭味在一时间竟盖过了原本浓郁的香气。被过量吸入的唐须草香气此时已成了毒药,它顺着气管而上麻痹了神经和大脑,让这只溯行军在面对危险的时候无法作出正确的反应,只得沦为他人的晚餐。

 说是晚餐,也不过为。从林子里出现的另一道黑影让众人的心都悬在了嗓子眼,它从林子里深处窜了出来,饿虎扑食般的开始撕咬猎物的残躯。这一残忍的景象让躲在不远处的付丧神们瞪大了眼睛,年幼的短刀们纷纷被血腥的一幕吓得腿脚发软,就连和泉守和堀川这样的老手也止不住想要呕吐的欲望。

 虽然与历史修正主义们互为死敌,但这样啃食残躯的做法还是第一次见。林子里的光线晦暗,且现在适逢黄昏,就算是视力良好的短刀们也难以看清那黑影的长相。那黑影像是忍受了很长时间的饥饿,狼吞虎咽的啃食声在静谧的山林里尤为刺耳。

 和泉守不忍再看下去,他无声的挥了挥手,示意大家立即撤离。然而不知道谁在撤离途中脚步不稳,磕着了旁边的石子,一下子惊动了那道黑影。那道黑影动作极快,它闪电般的从尸体上往前一跃,以周边树木为借力,在众人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便扑向了其中一个幼小的付丧神。

 “乱——!!” 

厚和药研第一个反应过来,其他人也急忙拔刀营救。乱被这突发情况吓得全身僵硬,甚至来不及躲避,众人虽然是第一时间赶上前去营救,但那黑影的利爪却已经探到了短刀付丧神的身前。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斜刺里却突然飞出一把赤柄长刀,直直插入了那怪物体内,力道之大足以让那只怪物径直飞了出去!

 那怪物呜咽着在地上翻滚了几圈,一股股鲜红的热液从喉口涌出,它挣扎着想要拔出插在喉间的那柄太刀,但赤柄太刀周身散布的禁制却让它难以动弹。

 趁着那怪物动弹不得,大家也借着夕阳的余光终于看清了它的模样。那被赤色太刀钉在地上的怪物,勉强还有着人的样貌。全身的衣物早就脏乱不堪,四肢的关节变异得异常粗犷,全身被一层黑色的鳞质皮肤所覆盖。它凌乱的长发覆盖在额前两只黑色的尖角之上,面容早已被骸甲遮盖,根据它手中漆黑长刀,勉强还能辨认出来曾经是个刀剑付丧神。

 虽然也多少有些耳闻刀剑付丧神因为邪气侵蚀而暗堕的事情,但眼前这只付丧神,绝非是暗堕那么简单。堀川扶起因为脚软而暂时动弹不得的乱,拿出个药瓶凑在他鼻子底下让他闻了闻,这才让乱过于紧张的心情重新平静下来。

 而这时,却另有一股寒意从山林深处袭来,众人不禁背后打了一个激灵,刚刚放下的武士刀,又纷纷重新提了起来。顶着落日的余晖,一位拄着长棍的陌生人从林子深处缓缓走了出来。

 来人做着一副平安时代旅人的打扮。头戴一顶薄绢斗笠,一袭蓝色绸面和服包裹住纤长的身形,脚踩一双麻秆草履,显然是个年正值青春年华的年轻男子。他怀里还插着一柄金面纸扇,腰间用四瓣绳结系着一个明黄色的小香囊,背上还背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行囊。虽作一幅普通行人的打扮,却遮掩不住举手投足之间的优雅贵气,咋一看还以为是哪里的世家公子,化作布衣平民的模样,躲着家里人偷跑出来踏青呢。

 斗笠垂下的长绢被来者掀起一小角,露出了小半个精致的下颌和些许深蓝的鬓发。插在腰带间的红色刀鞘空空荡荡,仿佛在提醒着众人来者的身份。等大家醒悟过来时,来人已经走到了那个怪物面前。

 那怪物不知为何像是相当惧怕这位青年,还没等他走近,便开始奋力挣扎起来。挣动间插在它喉间的太刀又是闪过一道红光,怪物便像是被雷击了一样痉挛几下,便再也不动了。

 “居然堕落成了喝血吃肉的鬼……真是有辱付丧神之名。”男子缓缓拔出了插在怪物脖颈间的太刀,反手一挥震掉了刀面上的黑色血迹。他俯视着地面上怪物那还在浅浅浮动的胸膛,眸中的月色闪过一道冷芒。

 “哼……居然是这把斩获过鬼童子的太刀……我真是着了你的道……”堕落成鬼的付丧神费力的吐露着字句,他的喉咙早已被捅了个稀烂,此时的声音就像破旧的风箱一样喑哑难听。“你早就知道,咳……咳,早就知道我在这里了吧?……呼……”

 “……哼……什么天下…咳,咳……”

 “既能杀了你这堕落的鬼又能杀了那溯行军,一举两得岂不美哉?”男子毫不在意鬼讽刺的话语,反而微微一笑“我倒是觉得,用这把对鬼有特殊禁制的刀来招待你,你不向我感激大恩大德也就罢了,反倒是为何对我反唇相讥呢?”

 “可恶啊……!可恶!……明明你也同我……呼……”鬼被男子薄凉的话语刺激得心口一窒,它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利爪一挥似乎是想要进行最后的反扑“……三………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然而它话音未落,便见一道银光闪过。鬼只觉得脖颈间忽然一凉,头颅飞出去的同时,眼前的世界在不停地倒转,最后定格在眼里的画面竟是那年轻男子拿着白布擦拭着太刀的画面。

 “既然堕落成了鬼,便何须再多言,安心上路吧。”

 男子将太刀收回刀鞘之内,见众人仍然保持警戒的模样,他取下了斗笠微微一笑“诸位何必如此紧张呢?爷爷我可不是什么坏人呐。”

 虽然不知道男子为何自称为老人家,但他的样貌却是出奇的年轻。来者一头深蓝的及颈短发,更显得肤色白皙。只见他眉宇深邃,眼眸细长而媚,更妙的是深色的眼瞳中竟镶嵌着一双下弦弯月,犹如夜空中的明月,端得是一双水波潋滟含情目,似喜非喜直摄人心。见众人不说话,他稍稍侧了侧头,做出一副无奈的模样。贴服在脸颊边稍长的一侧的发丝顺着头颅的动作搭落在肩上,配合着微微翘起的嘴角,不知怎地,竟显得有些俏皮。

 “虽然我们很感激你救了乱,但还是请你解释一下,为何这种地方会出现这种怪物?”作为队长,和泉守按捺着心里的喜悦和不安感,还是坚持着原则向眼前的男子提出了质问。

 “还有,你到底是谁?你刚刚说的‘鬼’又是什么?”

 “哦呀,这还真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呐。”男子一副真拿你们没辙的样子摇了摇头,一副长者般无奈的模样让和泉守还真有些汗颜。男子眼眸一抬,看见旁边的黑紫发色的短刀正在给一旁的粉发短刀包扎伤口,便饶有兴趣的开口问道“你们几个,是粟田口的孩子吗?”

 “没错,我和药研,厚都是粟田口的短刀,我们的父亲粟田口吉光可是有名的短刀名手。”一遇到有关父亲的疑问,乱都会自豪的挺起胸脯回答,生为粟田口家的短刀,是他们一生的荣耀。

 “虽然父亲打造了很多短刀,但一期哥可是他一生中唯一的一把太刀,最高的杰作,也是我们心目中最棒的太刀!”

 “一期一会……一期一振,不枉我找了这么久,真是不虚此行。”男子朗声笑道。随即,他的唇边漾开了一个绝美的笑容“我名为三日月宗近,被称为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把呢。但现在如你们所见,是一名流浪的付丧神。”

“你们刚才遇到的,是被称为鬼的堕落付丧神。对了,大概就是被你们的政府称为狩猎者的一类生物。”

 “作为这次的回礼,请我去你们府上小坐一会儿,喝杯茶水洗漱风尘,队长阁下,这应该不过分吧?”

TBC

 恭喜婶婶捞到了一只野生的三日月宗近( ̄▽ ̄)

评论(3)
热度(52)

© 舟·sbwacn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