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做画手的文手不是好文手/就是个狗血产出er/战损是好文明/只要我爬墙的够快坑就追不上我

关于

【一期三日】云端之下 叁

本丸

颈间缠着红色围巾的付丧神把手里的信交给站在本丸门口的一期一振之后,目光再看向旁边的另一个少年时,原本正经的模样不禁换成了另一副略带无奈的样子。

“我说安定,别摆出一幅要哭的样子啊?以后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

大和守安定胡乱抹了把脸,恶狠狠说道“谁哭了啊丑八怪,快滚快滚!”

在这个世界,因为一把刀只能孕育出一位付丧神的缘故,想要获取价值更高的刀剑就变得更加难了。审神者的收集能力总是有限,再加上他们之间也并不是那么和睦相处。互相竞争,甚至抢夺买卖。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有着羁绊的刀剑能在同一座本丸里相遇,那可以说是天大的幸运。

加州清光叹了口气,他翻身上马,朝一期和安定做了个再会的手势,便勒紧缰绳疾驰而去。

这所本丸的审神者相对其他审神者而言,能力并不是那么出众。政府按照审神者的灵力强度分配本丸的大小和建造位置,未经允许,审神者不能擅自搬离住所。一期的主公因为灵力勉强在及格水平的缘故,本丸建造的位置可以说是十分的偏辟,就算想和离得最近的本丸互相通信,骑上马也得走个大半天。

 一期一振看了眼旁边一脸失落的少年,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们身为付丧神,也只能接受这种十分无奈的命运。就算是兄弟众多的粟田口刀派,在这所本丸里被召唤而来的也只有乱藤四郎,厚藤四郎和药研藤四郎而已。

 “其实……我并不是因为清光离开而感到寂寞,”安定看着红衣人远去的背影,一向开朗的他,却是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想见面的话去就可以了,但是,不知道清光在别的本丸过得开不开心?”

 “我自觉算是很幸运了,主人不仅像冲田一样爱护我们,而且为了打倒溯行军,为了召集更多的伙伴也很努力了。”安定低下头,手心里不停的抠着清光刚刚送给他的樱花发夹“只是我还是忍不住会去想,清光他在别的本丸吃的好吗?睡觉还老实吗?受伤的时候有好好手入吗?”

 “我们俩已经互相陪伴了这么久,一想到再也不能在一起生活,我……我就……稍微,有那么些不习惯啊……”

 少年侧过头,不让一期看到自己此时的表情。肖似前主冲田总司的面容让他总是以此为己任严格要求自己。自从拥有了形态和记忆至今,一共渡过了多少个孤身一人的日日夜夜没人记得。不知道在午夜梦回之际,他是不是还会想起当年与加州清光追随冲田总司冲锋陷阵的日子呢?

 不管是时刻记挂着远在天涯的同伴每天担心受怕,还是这种近在咫尺却束手无策的心情,不论哪种都难以让人释怀啊。

 一期叹了口气,灿金色的眸子里不禁闪过一丝伤痛。


 当远征小队归来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了。他们满载着物资,在夕阳中一路欢声笑语走来的金色身影,看起来是那么让人从心底里感到欣慰。自从审神者带着山姥切国广去帝都之后,这座本丸里的大家显然是消沉了很多。虽然一期也很明白大家思念主人的心情,但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但像今天这么热闹却还是头一次,一期整理好主公的书房之后,便有些好奇的循着声响一探究竟。

 一期一振的本体刀虽然贵为皇家御物,但作为近侍的他却总是习惯过于操心。或许是审神者尚且年幼的缘故,一期总是不自觉的帮她打点更多。上至本丸要务下至主公的吃穿用度,都是一期一手包办。对于一期这种傻爸爸式的做法,大家私底下都偷偷给他起了个“老妈子”的绰号。

 待一期走进饭厅才发现众人早把宴客用的长桌擦得干干净净,桌子上也摆满了歌仙和烛台切做好的食物,仔细一看菜色,居然还是平日里不常吃的和牛料理。牛肉被腌制得香味扑鼻色泽诱人,被生菜包裹着的模样令人食指大动。大家去年埋在院子里的梅子酿也被挖了坛出来摆上了桌,带着些许梅子的香气,闻起来芳香醇美。一期一看这阵势,便忍不住好奇拉过一个路过的付丧神询问一二。

 “今天,可是有位大人物来了呀。”浦岛虎彻笑嘻嘻的回答道,他的手里还端着一摞碟子正准备送往厨房,见他正忙,一期也不好再妨碍他,道谢了几句便让他离开了。

 大人物?什么样的大人物?一期一振不禁思索起来。是帝都里的大官?还是主公的上司?但若是时间政府的官吏的话,大家只会拿出冷茶泡饭和酒糟渣冲的酒来招待他们,根本不会像现在这么热情。

 一期兀自想着,不知不觉间竟走到了茶室附近。因为莺丸喜静的缘故,茶室的纸拉门一向是关起来的,然而这次还没走到茶室,竟然听到里面传来的一阵说笑声,其中明显还有一个陌生人的声音。一期被那莫名好听的声音一下子把心里的好奇心勾了起来,忍不住放轻脚步走了过去。

 莺丸正在和跟着远征小队一道的三日月宗近聊起香料的使用问题,恰好瞧见一位晴空发色的青年路过门外,便开口道“这位不是一期君吗?劳累了一天,快进来喝口茶歇息歇息吧。”

 一期本想推辞,却见屋子里那位好听声音的主人正笑眼盈盈地看着他,只觉得脸皮一烫,便厚着脸皮顶着莺丸挪揄的视线找个位置坐下了。

 一期含糊听了几句莺丸介绍的话便不再出声,专心喝起茶来。一来是他们二人聊起的关于香道的学问他确实不懂,根本插不上话;二来则是那位贵客不仅是形貌昳丽,谈吐举止也十分的得体,若是没有适合的话题,一期还真怕一不小心唐突了佳人。

 一期一振一边在脑海里搜刮着关于三日月宗近的传闻,一边忍不住偷偷打量着这位新来的客人。

 若说起三日月宗近,在刀剑付丧神中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像他名字背后代表着的天下五剑一样,每把都是所有审神者梦寐以求的传世名刀。但是真正看到本人的时候,一期一振却不由得一阵恍惚,这么美的人,这么纤细的手腕,真的能挥动长刀,上阵杀敌吗?

 不过,这样的美人就应该好生供在家里,平日里与他吟诗作画,烹茶煮酒,才是人生最美的享受吧。

一期一振漫不经心的想这些有的没的,却不知道他脑海中的那位佳人早已停下和莺丸正在聊天的话题,看着他突然一阵喜一阵忧的模样,不禁抬袖掩唇,笑而不语。

莺丸看一期一幅完全没有自觉的样子,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提醒道“一期,还需要再添茶吗?空杯子举着,你这是在锻炼臂力?”

一期脑子里正想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刚好被莺丸这一打断,便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三日月殿,不知您家中还有多少弟兄?是否尚未婚配?不知道您觉得在下看着是否还算入眼?”

 话音刚一落,饶是沉稳如莺丸也毫不给面子的拍桌大笑起来。一期这时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真是羞得恨不能咬舌自尽。他手忙脚乱的刚想解释,却见三日月也掩着唇低低地笑出了声。

一期只感觉浑身一阵脱力的同时,心中却也是一块大石落地“三日月殿,请您就别再和莺丸殿一起取笑我了……”

“哈哈哈哈一期,你还是同以前一样有趣啊。”

三日月拢起袖子给一期斟了一杯茶,笑道“以前还在大阪城的时候,你就经常因为有时候看书看得入迷,竟把墨水当成糖霜,用和果子沾着墨水一起吃,若不叫住你,还真是吃了一嘴墨也没发现呢。”

一期被三日月这般调笑一番,根本无暇细想自己与三日月以前是否认识,只觉得脸上烫得能烧开水,就没差学着那鸵鸟,找个地洞把自己的头给埋起来。莺丸见二人相处得这般融洽,也抿嘴一笑,捻起一枚豆沙果子,细细品尝起来。

就当一期尴尬得快把自己当成茶壶灌茶的时候,也许是他的诚心感动了上天,一阵噔噔噔的脚步声从大老远传来,紧接着纸门被一名粉发少年一把拉开“一期哥,莺丸大人,三日月大人,吃饭啦!光忠做了好多好吃的,晚了可就没了!”说完,又风一样的噔噔噔跑走了。

三日月起身拂了拂衣摆,看着因为茶水喝得太急直打嗝的一期,眼眸里的月色越发柔和。

看呐,退,秋田。你们的祈祷真的被神明听到了,你们所挂念的一期,现在真的遇到了一个好的主人,和大家一起幸福的生活着。

不知道你们还会开心吗?

TBC

我居然连着更了三篇,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评论(5)
热度(45)

© 舟英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