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速中。

关于

【一期三日】 云端之下 肆

“锵!”

刀匠捶打铁块的声音,木材燃烧时散发出的松香味,铁水被浇筑在模具里升腾起的蒸汽,所有的诞生之初所经历的磨练与烧灼,皆随着时间融进了被掩埋于遥远时光的旧梦里。

 “锵!”

劈砍血肉之躯被沾染上的殷红,妇孺低声哭泣的声音,或许曾有人为此挣扎过,然而,穷苦众生皆如蝼蚁,只能被名为战争的怪物一道道碾碎,成为当权者脚底的黄泥。

 无名枯骨伏百万,血流千里聚成河。

 刀与剑皆是杀人的武器,但把刀剑打造成型的却是人类的力量。吾等付丧神,正是为人类而诞生,也为战争杀戮而生,但,更是为了守护自己的主公,才被召唤现世的啊。


 “大人,冶炼祠的主簿报告说,刀匠在开始锻造的时候天边飘来了一朵祥云,怕是又要有宝刀听从召唤而降世了。”仆从模样的男子敲了敲纸门,恭恭敬敬的说道。

 不一会,那扇纸门被拉开,一个身材壮实,腰杆笔挺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留着一头平寸,身着上白下黑的剑道服,面上一道长疤从眉宇横跨至嘴角,一双鹰目锋利无比,眼眸深处闪烁着对某种事物渴求的光芒。他的目光电一般的扫过一旁低眉顺眼的仆从,便急忙往锻造祠赶去。

 锻造祠的大厅内并排跪坐着两排神官,正在为了召唤付丧神做着准备。大厅的神台上正恭敬地摆放着一把曲幅甚大的华美太刀,正是这次唤魂冶炼所得到的传世名刀——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宗近。

 审神者们所召唤刀剑付丧神的仪式便是在这里开始。每把刀剑的魂魄,顺应人类的意志,被一次次的从刀剑的灵魂的深处召唤而来,被审神者赋予形态,知识和意识,定下契约为人类而战。

 这间本丸的审神者显然是用他丰沛的灵力在时间政府谋求到了一定的地位,这一点,从跟在他脚边负责传达通信的金毛狐狸就可以看出来。男性拿起了摆在刀架上的太刀,仔细端详着雪亮簇新的刀身。刀的脊背优雅顺滑,近看的话甚至还能发现刀面上的新月打除纹。刀面摸起来莹润细腻,毫无疑问,这是把美丽得足以让它的刀匠留名青史的太刀。

 男性审视完之后,便小心的把太刀放回了刀架之上。一旁的狐之助瞅了瞅审神者,摇了摇尾巴奉承道“这可真是幸运呀,贵府的刀匠居然打造出了赫赫有名的三日月宗近,国重大人,小的先道声恭喜了。”

 “不,这还不是我想要的刀。”男性轻轻抚过太刀纤长的刀身“纤长,秀丽,稳重,古雅,虽然是难得一见的美丽。但是,这些都不是我需要的。”

 “我需要的是强大的力量,而不是美丽的花瓶。这把刀的刀身弧度过弯,而且重心还不稳。就算是召唤出了付丧神也无法在战场上发挥更大的作用啊。”

 “如果不能斩杀更多的溯行军,那我还怎么往上爬?”男性摇摇头,显然有些失望。他扭头看着一旁的狐之助,命令道“狐狸,召唤付丧神的仪式就由你来主持,我还要去政府参加军需会议,先走一步。”

 狐狸的精灵屈起前肢,和身旁的神官们一道恭送男性的离开。它晃了晃蓬松的尾巴,漆黑的大眼扫了一眼已经开始诵经的神官们,再抬头看向那柄被高高的摆在刀架上的太刀时,目光已然是带上了点同情。

 不知这被世人称颂的美丽之于你,究竟是天赐的礼物还是沉重的负担呢?

 +++++++++++++++++++

本丸

 夜幕下的露天温泉依旧水雾缭绕,烟气缥缈。现在已是深夜时分,本该四下无人的后院里却依旧灯火通明。一期一振在把弟弟们一个个赶上了床之后,正准备回房休息,无意间看到后院的情况,便悄声走了过去。

 雾气环绕的池水中央赫然闪现着一个隐隐约约的人影。在这座位处于穷乡僻壤的深山老林里,唯一值得让人欣慰的便是这天然形成的温泉了。审神者为了慰劳一直以来陪伴她成长努力的付丧神们,特意将后山的温泉改建成了本丸里的天然浴场。因此,很多付丧神们都养成了一个出阵回来去泡泡温泉解乏的习惯。

 三日月宗近便泡在这温暖的池水当中,头靠着石壁不小心睡着了。不知道是不是旅途过于劳累,他睡得相当的沉,竟连有人接近的气息都没发现。濡湿的夜色发丝有少许被水汽粘湿在脸颊上,或许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稳重的三日月宗近竟然会在泡澡中途睡着,眼眸紧闭的模样竟莫名地生出些稚气感,分外惹人怜惜。

 一期蹲在温泉池旁,轻轻推了推熟睡的付丧神“三日月殿,三日月殿快醒醒,在这里睡觉的话太容易感冒了。”

 三日月眉头皱了皱,似乎是做了一个不太美满的梦,但他没一会儿就在一起小声的呼唤下悠然转醒。他看了看自己的处境,再看看一旁无奈笑着的一期,也只能跟着笑了几声来缓解目前尴尬的情景。他站起身来,水光淋漓的裸背就这么毫无遮挡的呈现在一期面前。

 三日月白皙光滑的肉体显然给一向正直稳重的一期带来了不小的的冲击,就算同为男子,他还是赶紧拿过准备好的浴巾往那人身上一披,略带紧张的说道“三日月殿,还是快回房吧,您泡澡泡到这么晚,再吹吹风真的一下子就感冒了。”

 三日月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他裹紧了身上的浴巾,便什么也没说的往一早准备好的房间方向走去。

 一期将浴场里收拾妥当之后,回到房间里才觉得脸上烫得出奇,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的脸肯定红得不像样。一想到要是刚刚三日月见着自己这副狼狈的模样,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呢。只是稍稍这样一想,一期脑海里好不容易退散的影像又再度出现在眼前,让他手足无措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傍晚的时候三日月殿那么亲切的给自己斟茶,还冲着我笑,更别提刚刚还看到他的身体……

 虽然都是男性,但果然明天还是去道个歉吧。一期拍了拍自己的脸,强迫自己忘掉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三日月的白皙裸背。他强行把自己塞进铺好在榻榻米上的被褥里,仿佛这样就能让自己迅速睡着一样。

 就这样过了许久,一期的呼吸才开始慢慢的平缓下来。近侍一天的工作量并不轻松,好不容易才能好好休息的一期放任自己的眼皮随着意识往下坠。就在他模模糊糊快要睡着之际,身体突然一颤,似乎想到了什么又突然惊醒过来。

 等等……

如果没看错的话,三日月殿的背后……似乎有一道很长的疤?

 +++++++++++++++++++++++++++++++++++++++++++++++++++++++++++++++++++++++

 万籁俱静,四下无声。现在已是凌晨两三点,这座本丸里早已陷入了真正的宁静,只隐约听得见屋外那么一两只鸣虫一道长一道短的叫声。

 夜空的月被浮云遮挡住了脸,看不见了。

 三日月并没有睡着。他靠在窗边,擦拭着自己已经甚少出鞘的本体刀,纤长的刀身在月下投下一道长影,月光从锋利的刀口舔过,明晃晃得刺得人眼睛生疼。其实三日月回到房间后就一直坐在窗边,他一直在等月亮升到最高的时候。

 过了许久,一两个小巧的黑影才轻手轻脚的从打开的窗台边溜了进来。

 三日月显然就是在等他们。两个小家伙被埋没在窗格所投射下来的阴影里,小小的人儿连说起话来都是细声细气。

 “怎么样?终于见到他的感觉会不会非常开心?”三日月轻声问道。

 两个小人点了点头。他又继续问道“那要不要干脆告诉他真相呢?毕竟……你们挂念了他这么久,而且他也有权利知道发生在你们身上的一切。”

 刚说完,两个小家伙就拼命摇起头来。他们还生怕三日月坚持自己的想法,纷纷扑到三日月身上想要阻止他“不,不行啊三日月大人!请您千万不要这样做!”

 其中一个孩子因为过于着急,甚至说起话来都有些磕磕绊绊“一期哥保持现在的生活就很好了!我们不想因为我们的事情而让他伤心难过。”

 “对呀,三日月大人,求求您了,好不容易有个能待大家好的主人……其实,其实我们无所谓的!能看到一期哥,厚哥,药研哥,乱哥他们生活的这么好,我们就很满足了。”

 又是一阵风吹过。

 月光渐渐从云层背后显露出来,开始重新的回到大地上。白色的窗帘轻柔的飞舞着,月光从也轻轻的从小人儿浅色金发的上抚过,露出了他那稚嫩的脸蛋。这是一个看起来还尚且处在舞勺之年的小小付丧神,有着棕中带金的漂亮眼瞳和白皙的皮肤,像极了讨人喜欢的瓷娃娃。而这样相貌可人的孩子,却是注定再也不能回到阳光之下了。

 三日月心疼的摸了摸那孩子额头上黑色的鬼角,拎起放在榻榻米上的布袋,一打开口子,一阵难以形容的味道立刻从里面飘了出来。两个孩子犹豫了片刻,也不再矜持,拿起布袋里面的食物,开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我找了很多地方,也暂时只找到了这么点。”三日月眼神黯淡的看着两个饿的面黄肌瘦的小付丧神,内心简直被扎得生疼。

 “……没关系的,三日月大人。”另一个孩子略带犹豫的说道“就算是我们最后只能去喝血吃肉,我们……我们也会努力的活下去。”

 “不行!这绝对不行!”三日月厉声打断了小付丧神自暴自弃的想法“就算你们现在长了鬼角,也还来得及,也还是付丧神!要是吃了同为付丧神的那些溯行军的血肉,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办法就由我来想……你们先不要操心这些。”三日月努力使自己的情绪平静得像往常一样。他手里的那柄桧扇一直在不停的被打开合上,显然是有些心绪难平。

 “先不说这些。”他理了理思绪“帝都那边怎么样了?”

 “和您预料的一样,现在时间政府已经向全体审神者发出了关于您的通缉令。只要您一进城里,就会立刻被时间政府的警察给抓住。就算是这么偏僻的这里,被告知也是早晚的问题吧。”粉发的小付丧神开口道。

 “呵……就算全部人都死了,那件事最终也还是被发现了呀。”三日月可惜的叹了口气,随即一道冷芒从眼瞳里悄然划过“不过那样的人,不配做吾等的主人。”

 “算了,先不管这些。”三日月从枕头下拿出一封写好的信函,递给两位小付丧神,“你们把这封信给国纲送过去,都这关头了,他要是再敢拒收,”一说到这里,三日月开始狠狠的磨着后槽牙“你们就说小心三日月宗近把他大侄子给办了,让你们粟田口家再也找不到太刀做继承人!”

 说罢,他看了眼一旁做惊悚状的小短刀们,无奈的解释道“放心,这当然是吓唬国纲那个臭老头。”

 三人许久没见,忍不住又聊了许久。每每一谈到自己在旅途中遇到的趣事,小短刀们都会露出久违的开心的笑容。不知不觉夜已过半,这时天边的星辰已经黯淡了许多,天际也蒙蒙泛出了些微光。两位小付丧神向三日月告别之际,却眼见的发现了三日月摆在一旁,已经很久都没有召唤出来的本体刀。

 看着孩子们担心的眼神,三日月却也只是云淡风轻的一笑。

 “没什么,只是回想起了往事,做了一个略微苦涩的梦而已。”

 TBC

半夜修仙肝弟弟丸……阿尼甲你真的不来本丸里看一眼吗ಥ_ಥ

评论(8)
热度(45)

© 舟·sbwacnm | Powered by LOFTER